6歲被親姑拐賣 11歲打工 騎行大半個中國尋親16年後終回家!

好文分享 2016-06-15 投訴

在人群中,蔡乃忠一眼就認出母親和外婆。看到蒼老了很多的親人,他連跨幾個大步,衝上去緊緊抱住母親,哽咽著說,「我想家了。」

6歲被親姑拐賣 11歲打工 騎行大半個中國尋親16年後終回家!

6歲時,蔡乃忠被姑姑拐到一個陌生的地方,賣給一個姓蔡的人家。

水庫、小河、魚塘、小茶樹,16年來,蔡乃忠憑著童年記憶中家鄉的碎片,騎著摩托車,踏遍大半個中國尋找父母。

為了維持開支,他經常在一個地方一邊打短工一邊找。他曾因遇到泥石流差點喪命,也被無數人嘲笑在做一件沒有意義的事兒。

他想盡各種辦法,把記憶中的家鄉打成傳單,貼在可能的角落;加入更多的騎行俱樂部,讓外出旅遊的人遇到和他描述相似的地方,給他傳照片。最終歷經波折,在寶貝回家網登記信息找到父母。

5月下旬的一天,蔡乃忠終於見到了親生父母。他對「深讀」(微信ID:shenduzhongguo)說,躺在家裡的床上,不敢相信一切都是真的。對於當年拐賣自己的姑姑,他打算走法律程序,追究她的責任。

6歲被親姑拐賣 11歲打工 騎行大半個中國尋親16年後終回家!

蔡乃忠終於和家人團聚了

【六歲被姑姑拐走腦袋被養父母打出小坑】

沿著彎彎曲曲的山路,蔡乃忠回到了自己闊別多年的老家。父親石開明特意給兒子做了他小時候最愛吃的野菜和筍菜。在此之前,他和蔡乃忠的母親已分開多年。

蔡乃忠本名叫石安明。在他不滿3歲時,因為父親家暴酗酒,母親離開他們,遠走他鄉。

6歲那年,蔡乃忠的親姑姑以帶他找母親為名,把他帶到一個完全陌生的地方。後來,漸漸有了地理概念的他才知道這個陌生的地方是廣東湛江吳川市,眼前那個面無表情的陌生男人,是他的養父。姓蔡,他跟隨養父的姓,被起了一個新的名字——蔡乃忠。

6歲被親姑拐賣 11歲打工 騎行大半個中國尋親16年後終回家!

蔡乃忠小時候照片(旁邊是他表姐)

這段在養父母家生活的日子是蔡乃忠記憶里深重的灰色。知道自己被拐後,蔡乃忠特別想家。他會用哭鬧來表達抗議。每當這時,蔡乃忠就會被養父母打罵,他說,一周七天幾乎一半的時間都是在打罵中度過的。

那時候,為了報復養父母,有一次蔡乃忠把養父母家能賣的值錢東西都賣了。養父母回來之後,蔡乃忠又被吊起來狠狠的打了一頓,直到現在他頭上還有那次挨打留下的坑。

他和養父母的關係陷入無限的死循環中,而心中想找親生父母的願望卻越來越強烈。沒有辦法的時候他也會問養父母自己親生父母的消息,但是經常得到的答案就是「不知道」。這讓他和養父母的關係更加緊張。

11歲那年,他決定通過打工掙錢去找父母。

【三天三夜走出大草原遇泥石流險喪命】

水庫、魚塘、小茶樹、老屋,這是6歲就被拐走的蔡乃忠對故鄉的全部記憶,正是這些零星的記憶碎片,成為了蔡乃忠找親生父母的全部依據。

蔡乃忠用三個月打工的工資買了一輛摩托車。

軍用乾糧、水、刀、修摩托車工具、防滑輪胎,這幾乎是他出發前的全部裝備。一張邊緣卷翹的中國地圖已經被他摩挲過無數回。出發之前,蔡乃忠也會用3D衛星提前看地形做功課。

蔡乃忠說,「每到一個地方我都會呆一個星期,在確定對這個地方沒有記憶後,我會很快離開,去往下一個城市或鄉村繼續尋找。」到晚上,為了省錢,他一般就睡在樹林或者是加油站里。

6歲被親姑拐賣 11歲打工 騎行大半個中國尋親16年後終回家!

失散16年,蔡乃忠和母親外婆團聚

一天晚上,在內蒙古的科爾沁大草原,躺在帳篷里的蔡乃忠做了一個冗長的夢。夢裡他又回到了故鄉,和父親上山摘茶葉、和童年時一起玩耍的小夥伴做竹筒飯、掏鳥窩、挖黃膳,玩到高興的時候,聽到了父親喊他的名字『石安明』。他幸福地樂出聲來,卻不小心被帳篷外邊的小動物驚醒。

抬頭看到滿天星辰,像極了故鄉的天空,他感到很難過。在這些情緒之外,擺在他面前是更嚴峻的現實———自己摩托車的發動機壞了,在四下無人的草原,自己必須想辦法走出去或者是碰運氣找人把自己和摩托車拉出去。

蔡乃忠身上帶的軍用乾糧已經吃完了,他推著摩托車走在燥熱的草原,腦海里一片空曠,像是凝固了,常年在外奔走的他知道這是體能將要耗盡的信號,周圍依舊荒無人煙。

在草原上走了三天三夜之後,他終於碰到一個馬車,把自己拉出了茫茫草原。

還有一次蔡乃忠差點兒喪命。在湖北十堰和陝西白河交界的地方,蔡乃忠趕上了當地的泥石流。泥水裹挾著大量墜落的泥沙和石塊把他包圍。他差點兒被壓在下面,情急之下,他騎著車往山上跑了一點之後又跑了下來,躲過了滾落的石塊。

【邊打工邊尋親 摩托車壞了好幾輛】

蔡乃忠的尋找被很多人指責為無意義,勸他還不如去多掙點錢。

2013年春節,除夕夜,闔家團聚的日子。蔡乃忠背著行囊獨自走在陝西的大街上,新年的鐘聲和鞭炮聲讓他聽著刺耳,翻山越嶺找了多年都沒有結果的他忽然在那一刻想放棄了。那天晚上他做夢夢到了父親,夢裡雙眼布滿紅血絲、蒼老了很多的父親哭著說,這麼多年自己也在找他。

第二天早晨,蔡乃忠還是決定繼續找下去。

【母親看到失散多年的兒子難掩激動落淚】

為了維持開支,他會在一個地方一邊打短工一邊找父母。從做快餐店服務員到幫人換輪胎,從幫人做魚冷凍時需要的冰到汽車美容,這麼多年,他幾乎把能自己能做的短工工種都做了一遍。

除了常規的尋找,蔡乃忠也嘗試著一些其他的方法。每到一個地方他都會去當地的印刷店,把自己關於家鄉的記憶打成文字,印成傳單,貼在當地明顯的位置。或者看到常年出去旅遊的人,也會列印給他們一些,讓他們在去各地玩的時候幫自己貼一下,以彌補一個人尋找的局限。

他還加入了很多摩托車越野族或騎行俱樂部,因為這裡面大多數人都是出外旅遊,跑的地方比較多。他會讓這些俱樂部里的人幫忙留意屋前有樹和水庫的地方,讓他們看到了給自己傳照片。

蔡乃忠參加摩托車騎行俱樂部也為了多參加一些比賽,獲比賽獎金貼補日常開銷。這些年來,通過參加比賽他一共獲得了8萬的獎金。

漫無天日的尋找也會偶爾見到希望的曙光。一天,他接到一個電話,電話那邊說,根據蔡傳單上的描述,在湖南湘潭看到了一個類似的地方。

蔡乃忠興沖沖地騎了三天摩托車飛奔過去,到了之後才發現是空歡喜一場。

多年奔波在路上,摩托車都已經換了好幾輛,但是父母卻一直杳無音訊。這讓他產生了極度的焦慮甚至是幻覺。看到酷似父母的背影,一開始他都激動的忍不住拍打對方的肩膀。看到對方嫌棄的回過頭來,蔡乃忠知道自己又認錯了。

到後來,他會慢慢的走到前面看看是不是父母。「不像以前那麼衝動了。」

【多年來不敢過生日 幫另一個女孩找到家】

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從北緯20°到53°,從東經106°到東經138°,大半個中國20多個省都留下了蔡乃忠騎著摩托車找父母的身影

每年他都刻意的迴避著過生日的日子,甚至女朋友問他生日是哪天,他都會生氣地說,「我沒生日。」

多年的經歷讓蔡乃忠和無數個像自己一樣尋親的人惺惺相惜。他看到一個女孩在qq上發尋親信息,稱被拐之前對家恍惚的印象是在湖南永州。因為蔡乃忠也在湖南找過父母,對那地方比較熟,就主動聯繫了女孩兒。

6歲被親姑拐賣 11歲打工 騎行大半個中國尋親16年後終回家!

蔡乃忠和母親、外婆合影(左外婆右母親)

他讓女孩回想了一下記憶里家鄉的信息,女孩稱家在火車站附近,有小河、竹林和一大片的香蕉地。

聽到女孩的描述,蔡乃忠腦海里關於湖南的記憶漸漸的清晰起來,他給女孩提供了一個地方,讓她去看看。

女孩到了之後發現還是找不到,就打電話給蔡乃忠。聽了女孩所在的方位和描述,蔡讓她再往火車站北部的一條小路走走。走著走著,女孩小時候的記憶忽然一躍而出,那片被風吹過一片沙沙聲的竹林,和小時候的一模一樣。

蔡乃忠替女孩高興。可是自己的家什麼時候能找到呢?

【DNA確認生父擬追究姑姑法律責任】

今年年初,走投無路的蔡乃忠抱著試一試的態度在尋親網站「寶貝回家」網上登記了自己的信息。看到蔡乃忠的登記信息,志願者根據多年的經驗,第一感覺蔡乃忠應該來自雲南。

在蔡乃忠被拐賣到的地方————廣東省湛江吳川市,有很多找到親人的孩子都來自雲南文山州。

命運弔詭的是,16年來,穿越了大半個中國找父母的蔡乃忠偏偏沒去過雲南。

志願者在雲南文山州範圍查詢後,很快就查找到了一個與蔡乃忠父親同名的人。從長相上判斷,和蔡乃忠長得很像。但是核實後發現,他們家並沒有孩子失蹤。

找尋無果後,志願者們把範圍擴大,把查找重點擴大到雲南南部。

據志願者介紹,在那裡,也找到了許多與蔡乃忠父親同名的信息。經過一個個的仔細篩選和判斷,最後在西雙版納找到了一位與蔡乃忠提供的信息高度吻合的男子信息。

6歲被親姑拐賣 11歲打工 騎行大半個中國尋親16年後終回家!

蔡乃忠換過好幾輛摩托車

他們驚喜的發現,這位叫石開明家長也有一個叫「石安明」的孩子在2000年左右意外失蹤。

志願者和醫生開車50多公里上門給石開明做DNA的採集,再把血樣寄到深圳市公安局打拐辦。

很快好消息傳來:蔡乃忠正是16年前失蹤的石安明。

為了接蔡乃忠,母親與家人駕駛麵包車,早早的就趕到雲南省西雙版納傣族自治州的景洪。

蔡乃忠一眼就認出母親和外婆,看到蒼老了很多的親人,他連跨幾個大步,衝上去緊緊抱住母親,哽咽的用家鄉話說,「我想家了。」

在距景洪80公里外的勐海縣勐滿鎮城子村,父親石開明難以按捺心中的激動,將房前屋後打掃一遍,站在門外向遠處張望了五個小時,等著兒子回家。

回到家,在低矮的石棉瓦空心磚房裡,蔡乃忠看到自己的照片被擺在了最明顯的位置,旁邊還有一張自己小時候在家旁邊小河玩耍時用的漁網,父親想兒子的時候,就會看看它們。

躺在家裡吱吱呀呀的摺疊床上,蔡乃忠還不是特別適應,輾轉反側的他,不敢相信一切都是真的。他說自己已經激動的半個月都睡不著覺了。

「這次請假回來,計劃待一個星期左右好好陪陪父母再回江西。」蔡乃忠告訴「深讀」(微信ID:shenduzhongguo),與親生父母團聚後,將繼續返回江西生活,計劃在那邊買房子後將父親接到南昌生活。

對當時拐賣自己的姑姑,蔡乃忠打算走法律程序,追究她的責任。

您可能喜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