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算出武則天篡唐李世民不信,他說出六個字,李世民驚得目瞪口呆

只是爱分享 2016-06-16 投訴

他算出武則天篡唐李世民不信,他說出六個字,李世民驚得目瞪口呆

武則天篡奪李唐江山,改國號為周,成為中國歷史上唯一一個女皇帝,管理李唐江山50來年。

那麼,武則天篡唐就一點徵兆沒有嗎?

他算出武則天篡唐李世民不信,他說出六個字,李世民驚得目瞪口呆

李家的一幫大老爺們就眼睜睜看著武則天把他們踢一邊,自己當皇上嗎?

不是,武則天篡唐早就被一個人算出來了,可李世民不信,等他信了的時候,想補救已經晚了。

算出武則天篡唐的人叫李淳風,是唐代著名天文學家,後人把他傳得神乎其神,說他的《推背圖》前知五百年,後知五百載,什麼事都算不出來。此說有些邪乎,但李淳風確實精於占卜。

他算出武則天篡唐李世民不信,他說出六個字,李世民驚得目瞪口呆

李世民晚年的時候,李淳風對李世民說,李唐三代之後武氏必興,還說三十年以後武氏必會篡唐,讓李世民早作打算。

可當時李氏並未成氣候,武則天也只是李世民的一個小媳婦。所以,李淳風的話,李世民根本不聽,以為李淳風喝高了,說胡話呢。

可李淳風三天兩頭跟李世民說這事兒,還說如果不早做決斷,遺悟天機,再下手就晚了,李世民這才把李淳風說的話當回事,但還是不信。

當時,李世民正好開科,以招攬天下人才。

李世民說:「你這麼能算,就算算今年科考的頭名狀元是誰,如果你算對了,朕就信了你的話。」

李淳風立刻掐指數來,不大一會兒,他說:「火犬二人之傑。」

李世民不明白,問是什麼意思。

李淳風說,這是天機,等到秋後發榜陛下自然明白。

其實,李淳風自己也不知道這個人是誰,他只算出「火犬二人之傑」六個字。

這六個字指的是誰的?就是後來武則天的宰相狄仁傑。

他算出武則天篡唐李世民不信,他說出六個字,李世民驚得目瞪口呆

李淳風算出他將中頭名狀元的時候,他正在進京趕考的路上。

這狄仁傑家裡很窮,父親是一個染匠,母親在家耕織。

相傳,狄仁傑出世之前,其母夢一神人送她一桿稱,稱「以此送郎君,權衡天下」。

狄仁傑三歲的時候,出天花三昏迷三天,他父親沒等他咽氣就把他扔掉了。

誰知,一個女道士把狄仁傑揀回來,給了他父親幾顆丹丸,把狄仁傑救活了。

狄仁傑小時候讀不起書,每天上山砍柴、割草、放羊,別的孩子在私塾里讀書,他在牆外偷聽,常因忘了砍此受到父親責罵。

但狄仁傑很聰明,塾師講的他都能記下來。

後來,塾師收下了他,還不讓他交一分錢。

十幾年之後,狄仁學得滿腹經綸。

這時,朝廷正好開科取士,塾師便讓他進京趕考。

狄仁臨走的時候,父親對他說:「你考得上考不上都不打緊,我們是莊稼人,可以種地,如果你考上,就要當一個好官,不要貪佞撈財,人窮不要緊,不被人指背就可以了。」

狄仁傑點頭稱是,背起行囊進京。 狄仁傑來到山西和陝西交界的臨晉渡口時,天上下起了大雨,渡口無法擺度,他只好住在了客棧里。

可雨一直不停,他等不急了,便趕向渡口。

當時,袁天罡兒子袁諫也在店中,見狄仁傑出門,便說:「渡口黑氣瀰漫,死氣重重,今天肯定要出事,我勸你不要坐這船去,這船上的人都是死相。」

狄仁傑道:「人死生有命,我有要事在身,不能久等。」說完,便走向渡口。

狄仁剛要上船,就聽袁諫在後面大喊:「請等一等,我與你一塊走!」

狄仁傑笑道:「你不怕掉到黃河裡嗎?」

袁諫道:「我發現黑氣突然散了,死氣沒了,這船上定有大貴人!」

狄仁傑坐的這條船走到河中,巨浪一個接著一個打來,幾次都險些把船掀翻。

船上的人嚇得面如土色,他卻鎮定自若,袁諫嘆道:「足下臨危不懼,真大丈夫也,日後定能顯貴,此去長安趕考,必然高中頭甲!」

狄仁傑淡然一笑,沒有說話。

到了秋後發榜的時候,金榜上的第一名果然是狄仁傑。

李世民看過榜單之後,驚得目瞪口呆,他急忙把李淳風叫來,指著狄仁傑的名字說:「你果然算對了,真的是『火犬二人之傑』,這麼說,你算武氏篡唐也是真的,看來朕要大開殺戒了。」

李世民心想,武氏要篡唐,把天下姓武的都殺光不就沒事兒了。

李淳風搖搖頭說:「此時天機已過,如果陛下大開殺戒,天下必然大亂,李唐江山恐連三十年都不保了。」

李世民著急了,問:「該當如何?」

李淳風說:「這狄仁傑是天上的星宿,儘管三十年後武氏篡唐,但最終還要歸政於唐,武氏篡唐,狄氏保唐,也算是一件幸事。」

他算出武則天篡唐李世民不信,他說出六個字,李世民驚得目瞪口呆

李世民聽罷點了點頭,暫時沒對武氏大肆殺戮。沒過多久,李世民就死了,他兒子李治當了皇上。李治讓武則天當了皇后,武則天就讓李唐江山姓武了。

作者:頭條號 / 京津小飛俠

您可能喜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