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兒5歲,我被機器捲到只剩半身!妻子離開我、丈母娘狠拿贍養費,只有「她」對我不離不棄...朋友的一句話讓我哭到不能自我.

陳永鑫 2016-06-26 投訴

我女兒小小五歲那年,我出現了意外。

半個身子被工地上的捲揚機捲了進去,場面相當慘烈……

經過醫院三天三夜的救治,我終於保住了性命,但永遠地失去了行走的權利。我成了一個高位截癱病人,

我們這個原本幸福的家,也一下子進入了夢魘。

女兒5歲,我被機器捲到只剩半身!妻子離開我、丈母娘狠拿贍養費,只有「她」對我不離不棄...朋友的一句話讓我哭到不能自我.

妻子淑芬以前還算是個溫婉、懂事兒的女人,現在我的身體出現了這樣的狀況,

對她的打擊也是致命的。出事兒後的我,整個人的狀態,簡直就是一隻大怪物嚴重變形的身體,讓曾經跟我最親近的女人看了都覺得毛骨悚然。

女人的心理變化是難辨的,也是非常奇妙的。

那一段時間,淑芬只是偷偷躲在被窩裡哭,她跟姐姐說,她不敢看我變了形的身體,她每次看到我的身體,就有種喘不上氣來的感覺。姐姐清揚從我很小的時候,就很疼我,我們家父母去世早,長姐為母,這麼多年,姐姐就像母親一樣照顧著我。現在我出了這種事情,她更是看在眼中,疼在心中,

把對我的疼落在了實際行動上,每天幫著淑芬照顧我,親手教給她該怎麼挪動我的身體,我才不至於太疼……

我能看出來,淑芬在學習這些的時候,總是心不在焉,雖然到最後,她基本能獨立照顧我了,但卻還是以各種理由要求姐姐清揚在來幫她照顧我。

姐姐並沒有煩,她抓著淑芬的手說:「淑芬,我知道你現在挺難的,但是萬事等清順好起來再說!」

她不耐煩地甩開姐姐的雙手,情緒終於在這一刻崩潰了,她蹲在地上嚎啕大哭:「我受不了了!孩子還那麼小,以後我們母女該怎麼生活啊!永遠守著他嗎?我的後半生註定永遠守著一個癱瘓的人渡過嗎……」

我聽了這些淚流滿面,姐姐見我哭了起來,她趕緊拽起了蹲在地上的淑芬,將她拽到了門外,嘀嘀咕咕地說了很長時間的話……

淑芬在進屋的時候,情緒終於平靜了下來。她對我笑笑,拿起盆兒去幫我倒水,然後擦身子、倒夜壺、餵藥……有的時候男人很簡單,只要看到自己的女人笑了,就比什麼都開心。看到淑芬的笑容之後,我覺得一切就都還有希望。

希望越大,失望就也越大。淑芬對我這樣好的時間,也就維持了一個月。一個月後,她突然對我說:「清順,小小才五歲,

她跟我說她害怕看見爸爸,她怕!你說,我們娘倆以後怎麼生活啊?要不,咱們離婚吧! 」

淑芬的話簡直就是晴天霹靂,讓我措手不及。她突然跪在我的面前,淚流滿面地說:「你以後拿什麼養活咱們的女兒?就靠那點兒賠償款?還不夠你下半生的生活費呢!我求求你,咱們離婚吧。離婚後,小小還是你的孩子!」

我哭得上氣不接下氣,覺得淑芬的話不無道理,是呀,我拿什麼給我的孩子?她跟著我,只有被我這個癱爸爸連累,她離開我,也許還能有個美好的明天!無奈之下,我背著姐姐在妻子早就準備好的離婚協議上簽了字,

淑芬當天晚上,就收拾東西,帶著孩子回了娘家。他們臨走的時候,我還將那筆賠償款給了淑芬:「我這輩子對不住你們娘倆,這錢,你拿著吧!」

第二天,姐姐來的時候,看見我自己躺在床上。大小便弄了一床,而屋中空無一樣的慘狀,差點虛脫了過去。聽說我和淑芬離婚,還將全部的財產給了她之後,姐姐抱著我的肩膀大哭:「我的傻弟弟呀!你讓姐姐說你什麼好……」

我只覺得姐姐此刻的言語,是嫌棄我的意思,一把推開了她:「你滾!你滾!我不用你管!」

姐姐倒在地上,對我此刻的態度非常不理解,

她想在靠近我,我卻沒給她這個機會。揮舞著我的雙手,警告她,讓她不要過來!

「我已經什麼都沒有了!家、孩子、老婆、錢……你別管我了,我沒有錢了!你就讓我餓死在這屋裡吧!」

「放屁!你還有你姐呢!你姐是不會丟下你不管的!就算天底下的人都不要你這個癱子!我要!」

姐姐從地上爬到我的床前,拽著我的一隻手說:「弟弟!別怕!有姐!」

女兒5歲,我被機器捲到只剩半身!妻子離開我、丈母娘狠拿贍養費,只有「她」對我不離不棄...朋友的一句話讓我哭到不能自我.

那一刻,我心中泛起的溫暖,是不能用言語替代的。可我心裡明白,我是一個高位截癱病人,我把僅有的錢給了淑芬和孩子,我只能是姐姐的累贅。就算她不嫌棄我,姐夫也會嫌棄的……

女兒5歲,我被機器捲到只剩半身!妻子離開我、丈母娘狠拿贍養費,只有「她」對我不離不棄...朋友的一句話讓我哭到不能自我.

劇烈的病痛,折磨的我不成樣子。

每到中午的時候,姐姐連飯都顧不上吃,就跑到我家裡來幫我換藥(為了省錢,我們都是在家中自行換藥)因為夏天的天氣很熱,大腿上有一塊創面發炎了,姐姐幫我換藥的時候,看著那一塊肉發白,心疼的淚珠啪嗒啪嗒地往下掉:「這個淑芬簡直太過分了,我那天苦苦哀求她,等你好點兒之後在提出離婚。沒想到她不顧情面也就罷了,還好意思拿走你的錢……」

我摀著臉懊惱不已,覺得當初自己把救命錢全給了她確實有點欠缺考慮,那十多萬塊錢,雖然不多,但對於我來說,也算是鉅款了。我這後半生算是廢了,要是沒有錢,我該怎麼繼續過活下去?難道真死在這床上不成?

姐姐看出了我的心思,拍了拍手說:「你放心,我去給你要回來,哪怕是要回一半來也行!」

我那丈母娘簡直就是個母夜叉,愛錢如命,蠻橫不講理。以前沒和淑芬離婚的時候,丈母娘就沒少在我這裡摳錢走,現在姐姐自己上門去討錢,簡直就是雞蛋碰石頭,更何況我現在這副狀況,丈母娘一定不會讓姐姐把錢拿回來的。

雖然我一再勸說,讓姐姐不要去討那份錢了,錢財如煙去了就去了。可是姐姐偏咽不下這口氣,隻身一人去了丈母娘家……

直到傍晚的時候,我才從院子裡聽見姐姐的腳步聲,她站在我面前,鼻青臉腫。一進門就著手給我換藥,查看我有沒有大便:「弟弟,姐把錢給你要回來了。但只要回來一半兒!」說著,她將一個存摺放到我的手中:「這錢你自己拿著!以後你的生活,就包在姐姐身上,這錢不用動。等姐老了,沒了的那一天,你好還有點錢防身。」

我攥著存摺的手顫抖著,看著姐姐臉上的傷,我恨自己真沒用!從小是姐把我拉扯大的,成家之後還沒到立業的時候,還沒來及疼她,我就變成了一個癱子!我這樣的人,還有什麼顏面存活在世界上,拖她的後腿?

消極的想法一旦在腦中有了雛形,便迅速蔓延開……

這天,我躺在床上,桌子上放著平時要吃的藥和水,我似乎看到了´希望´抓起那瓶藥,狠狠地往嘴裡塞,用一杯水送下了整瓶的消炎藥。當藥瓶掉到地上的那一刻,我覺得我要解脫了,我強忍著喉管的難受,不讓自己出聲,這樣就不會引人進來。後來,我便不省人事……

我躺在床上,微微睜開眼睛。看著雪白的牆面,還有帶著白色口罩的人:「怎麼天堂裡,還有醫生呢……我死了嗎……」

只見那醫生皺著眉頭搖搖頭:「要不是你姐姐及時送你到醫院,恐怕你這會兒真在天堂了!」

「我沒死?」

只聽見旁邊一聲悲哀的嚎哭劃破了寂靜的病房,姐姐癱軟在地上,掩著面說:「你這麼願意死嗎?就算你死了也進不了天堂,你這麼對你姐姐,你肯定下地獄!」

一語驚醒夢中人,是啊,我死了姐姐就連世界上唯一的親人都沒有了,假如那樣,我豈不是更對不起她?我決定從這樣消極的狀態中走出來,起碼不該在讓姐姐傷心。

我就想見小小一面

回到家中的我,決定積極面對人生。好死不如賴活著,姐姐告訴我,只要活著,一切就都還有希望。

兩個月後,丈母娘居然帶著離婚證登門,原來是他們託了關係,講清楚了情況,私下把我和淑芬的離婚證起了。當我拿著那離婚證的時候,心中倒也釋然許多,於是跟丈母娘提出了要見女兒小小的要求,沒想到丈母娘居然一口回絕了我:「你這個癱子,還見孩子乾嘛?你想嚇死孩子嗎?孩子我們會照顧好的,你今後也別想在看見她了。我們全家權當你死了!」

事後,我夜夜以淚洗面,姐姐看在眼裡疼在心中:「單憑姐自己的力量,也勸不動他們把孩子放出來啊!可姐能讓你活著,好好地活著!活的像個人,給他們一家子看看!」

姐姐就這樣幫我換藥、按摩、處理髒臭的衣褲……不知道過了多少個日夜,我身體的各項體徵終於平穩了,最近我發現姐姐空閒的時間特別多,除了上班,把剩下的時間都交給了我。姐姐怕我在家悶得慌,就給我買了台電腦,扯了網線。

她把一個鍵盤擺在我的面前說:「弟弟,聽說這網上就是另一個大社會!姐姐教你怎麼上網!」

「你教我?」

「是呀!姐教你!」

只見老姐打開電腦,霹靂啪啦地在鍵盤上打了幾下,電腦螢幕上就出來了一個網站。

「這是新浪網!這上面能看新聞,能讀書。我還給你註冊了一個qq以後你就在網上和網友聊天!」

姐姐玩電腦的技術,著實把我嚇著了。由衷地佩服她這與時俱進的精神。經過姐姐手把手的教,我學會了上網。果然像她說的一樣,網上世界無奇不有,讓我的視野開闊了很多,我開通了一個博客,每天在博客上寫我這幾個月來的經歷和對女兒小小的思念。

很快,我的博客被關注度就提高了。其中有一個叫´清揚婉約´的網友,每天必在我的文章下面留大量的言,她說很多鼓勵我的話,讓我積極地面對人生,還幫我把我寫的博客粘貼到各大網站上,以引起了更多網友和媒體的關注!有媒體瞭解了我的遭遇,知道我想見女兒一面的事情之後,主動聯繫了我,表示願意出面幫我跟前妻一家溝通,讓女兒見我一面。

姐姐聽了這個振奮人心的消息之後,抱著我的胳膊流下了激動的眼淚。

她為我做到了默默無聞

經過媒體的幾次交涉,淑芬的心還是軟了下來,表示願意讓孩子來見我。因為我的事情在電視台做出了報導,很多好心人都紛紛送來善款,更有熱心的志願者網友願意來照顧我。一下子,我這個癱子的人生就充實了起來。不過自從有志願者來照顧我之後,老姐來的次數越來越少了。

我在心中覺得老姐是嫌棄我了,畢竟她也有自己的家庭。最近志願者小陳,總是來照顧我。老姐三天沒有來了,我跟他說出了我的心聲,小陳在得知了姐姐對我的情意之後,覺得事有蹊蹺,並且跟我分析,姐姐是不能丟下我不管的。小陳說,願意代勞幫我探查一下姐姐最近到底在忙什麼。

傍晚的時候,小陳終於風塵僕僕地歸來,一進門我便看見他眼中含著淚水。

我追問他到底怎麼了?他眼淚啪嗒啪嗒地掉下來:「你誤會大姐了,就在你癱瘓之後,大姐最近之所以來的次數少了,是因為姐夫就在前一段時間,被工地上掉下來的水泥板砸到了大腿,導致骨折了!在趕上大姐的孩子備戰高考,念大學正需要用錢!大姐現在還在磚廠做工,給孩子籌集大學的費用!還有,你知道嗎?

你博客上的內容,都是大姐暗中為你到處散播出去的,她為了不讓你覺得她幫你太多心裡有負擔,這一切她都是默默做的,並沒有讓你知道!」

小陳說,這些都是在他去了大姐家,躺在床上養傷的大姐夫跟她說的!假如小陳不去探聽這些,想必大姐一輩子都不會告訴我,她遇見的難處。

女兒5歲,我被機器捲到只剩半身!妻子離開我、丈母娘狠拿贍養費,只有「她」對我不離不棄...朋友的一句話讓我哭到不能自我.

我突然淚流滿面,想想大姐為我付出了這麼多,一個連大字都不認識的女人,為了教會我電腦知識,自己沒日沒夜的學習!一個女人要頂起兩個家庭的重擔,兼顧兩個病人,還要去做工!面對如此的大愛,我以前居然還想到過死!?

我終於忍不住淚流滿面,決定以後笑著面對人生,唯有用此來報答老姐的恩情。

****

古代有句俗話叫:「長姐如母。」小編相信這個時候,原PO的內心也是這麼想的!

姐弟情深,不離不棄照顧,真正做到有幾人?處在絕境,笑對人生,這才是對姐的感恩!

點擊贊每天能收到更多優秀文章,請按贊!
您可能喜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