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肚子痛提前回到家,開門的剎那,卻看見一雙粉色高跟鞋

bzchzz 2016-07-02 投訴

他肚子痛提前回到家,開門的剎那,卻看見一雙粉色高跟鞋

1、13歲時他肚子痛提前回到家,開門的剎那,卻看見一雙粉色高跟鞋。母親從不穿高跟鞋的,父親的隱情暴露了。他哭著打電話給出差的母親。

父親離婚的那天,父親狠狠的打他,罵他敗家星。母親大病了一場,精神恍惚。父親給微薄的贍養費,母親說,如果你要了,就不是我兒子。於是,他只有去打工。父親漸漸成了這個城市的有錢人,開著名車一次次從他身邊經過要把錢給他,他拒絕。他恨這個男人。

母親去世後,4年大學,他靠助學貸款,又打了好多工,熬了過來。他不會原諒父親。父親越來越有錢,還放出話來,窮死他,我一分錢都不會留給他!他冷笑,我一分錢也不會要,錢算個屁!24歲那年,他得了一場病,醫生問他家屬是誰,他嚇了一跳,他知道自己病得很重,他打電話給父親。

小剛...父親一遍遍念著他的小名。他冷漠的說,我得了病,也許活不了多久了,如果你有時間就來一趟,沒有就算了。父親立刻飛來,給他端屎端尿,還好手術很成功。他醒來看見父親趴在床上,抱著他的腳。這是那個英姿勃發的男人嗎?他問,你為什麼抱著我的腳?父親說,我怕你醒了我不知道啊。他眼淚要掉,可還是不動聲色的冷漠。

他出院時,父親不敢給他錢,給他買了一大包德芙巧克力說,你小時候就愛吃巧克力,那時候家裡沒錢,都買些最便宜的。後來的一天他接到繼母的電話,說父親中風了。他一直以為自己恨不得父親死,看到父親的一瞬,他知道真的晚了父親昏迷,根本意識不清,幾天幾夜,他守著。父親的命終於保住了,可一直痴傻,手腳不會動,就會傻樂

父親指著一個像巧克力的東西說,讓小剛吃,讓小剛吃!所有人都呆住了。父親記得他的名字,父親只記得他的名字 !(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孝而親不在。時間會擺平所有的恨,讓愛留在有生之年。)

他肚子痛提前回到家,開門的剎那,卻看見一雙粉色高跟鞋

2、他扶著盲父來到牛肉麵館。他大聲說:兩碗牛肉麵!店員正準備開票,他又忽然搖搖手指了指遠處的父親小聲說:只要一碗牛肉麵,另一碗是蔥油麵。店員會意,將兩碗面端到他們面前。父親摸索著用筷子在碗里探著,好不容易夾住一塊肉忙把那片肉夾到他碗里。

他並不阻止父親的行為,只是默不作聲地接受了父親夾來的牛肉,再悄無聲息地把牛肉片又夾回父親碗中。周而復始,父親碗中的牛肉片似乎永遠也夾不完。父親感嘆:這個飯店真厚道,麵條里有這麼多牛肉片。店員被感動:那只是幾片屈指可數、又薄如蟬翼的肉啊。他這時趕緊趁機接話:爸,您快吃吧,我的碗里都裝不下了。

最終店主將一盤干切牛肉端到他們桌上,對著疑惑的他說,本店周年店慶,這是贈送的。他笑了笑,夾起幾片肉放進父親碗中。他們走後,店員收碗時,突然叫起來。原來,他的碗下竟壓著幾張紙幣。那數目,正好是價目表上一盤干切牛肉的價錢。(有愛相伴,再清貧也是溫暖如春的)..

他肚子痛提前回到家,開門的剎那,卻看見一雙粉色高跟鞋

3、9歲的她得白血病住進醫院時,繼母和父親吵翻了天。父親每天來醫院細心照料她,要她什麼都不要想,安心治病。她習慣性的寫日記,記錄每天的心情和身體的狀況。父親把所有積蓄都準備拿出來的時候,繼母下了最後通牒:如果治孩子,那就離婚。

並非繼母狠心,只是過了這個手術,還有更多的昂貴手術在等著。就怕砸鍋賣鐵,也不一定能救得了她。與此同時,還將失去妻子,豈不是得不償失。而且自己還年輕,還可以再生。他深思熟慮決定讓她順其自然的離去,也少受治療的折磨。她的神智越來越不清了,但仍然堅持寫日誌。她問父親,爸爸,你不會丟下我吧?

父親心中一陣難過,卻微笑說,你放心,你的病一定會好的。她安心的依偎在父親的懷裡。她離去後,父親收拾她的遺物,翻開她的日記本。翻到最後一頁時,父親的心就像被人撕裂般疼痛。她說:我知道爸爸不會繼續給我治病了,但我就是想聽他說他願意,我就是想再讓他愛我一次。父親頓時號啕大哭。此時,他覺得自己失去的並不是一個女兒,而是,全世界.(爸爸,再愛我一次)

他肚子痛提前回到家,開門的剎那,卻看見一雙粉色高跟鞋

4、在她聽到父母談論關於公司繼承問題時,她手裡準備送給父親的生日禮物掉落在地。她來到女友家暫時住下,她忘不了母親說的那句話:畢竟她只是養女,還是讓兒子從美國回來管理公司吧。父親握著生日禮物,一遍一遍的給她打電話,她一遍遍掛掉。女友的男友見狀,提議帶她們出去兜風。男友帶她們來到一個偏僻的地方,並說讓她先下車,他有事和女友說。

她乖乖下車,卻看見遠處父親蒼老的身影。男友對著電話說,現在你看到你女兒了,把錢放下,退後。他下車攔住欲沖向父親的她,用刀抵住她的脖子。父親著急大喊別傷害她。警察此時也趕到,一切僵持著。他將她塞進車裡,開車駛向放錢的地方。

此時父親竟攔在車前,車身將他撞飛起來又滾落到地。男友嚇呆,喃喃道,我只是想要錢。警察趁機將他制服。她下車奔到父親跟前,號啕大哭。她此時終於驚覺自己有多麼不懂事。父親拄著拐杖,和她肩並肩看夜空時,她終於明白,幸福,從未離開過。

他肚子痛提前回到家,開門的剎那,卻看見一雙粉色高跟鞋

5、18歲的他被起重機上吊著的鋼板挫傷腰椎,腿也險些被砸斷。在營養和藥物的刺激下,他迅速胖起來,沒了英俊模樣。父親邊吹著熱氣邊將一勺熱湯往他嘴裡送:骨頭湯補鈣,你多喝點。他一掌推過去,喝喝喝,我都成這樣了,還有什麼用啊!

熱湯灑在父親腳上,起了明亮的泡。父親疼得嘴角抽搐,眼睛卻笑著。很多年後,父親生病住進醫院。那個實習的護士一連幾針都沒有扎進血管里。他一把推開她,將熱毛巾敷在父親的手上,對護士說,你能不能等手藝學好了再來扎。

那是肉,不是木頭!他說完,猛完記起18歲那年父親也曾這樣粗暴的訓斥過為他扎針的護士。(你對我的愛,寬闊遼遠一如無際的大海,純粹透明沒有絲毫雜質,而我,只能用杯水,去回報大海)

點擊贊每天能收到更多優秀文章,請按贊!
您可能喜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