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世界明明是真實的,佛家卻說是虛妄的,能給出讓人信服的理由嗎

離生別苑 2020-05-23 檢舉

對于大多數的人來說,這個世界就是真實的,真實的無需懷疑,也不會有理由去懷疑世界的真實性,因為這是一種“本能認知”,本能認知是不必需要有理由的,要說會有一個初始理由那也是先天給出的規定。蜜蜂追香比蒼蠅逐臭更符合人性,蒼蠅也不會因為人性的喜好而去改變它的本能。本能是先天的設定,不允許有1+1大于2的溢出。“1+1=2”是習慣認知,大家都接受并認可“1+1=2”,一般不會有人去追問“1+1”為什么要等于2,這樣的問題不會有邏輯答案,也不必有邏輯答案,因為這是一種習慣設定。

這世界明明是真實的,佛家卻說是虛妄的,能給出讓人信服的理由嗎

后天的習慣認知都可以不必有邏輯答案,更何況先天的本能認知,因此呢一般不會有人去追問“世界為什么是真實的”。更何況到處都有可以證明“世界是真實”的表相答案,比如:我們可以反復觀察到世界(色蘊);可以反復感知到世界(受蘊);可以往返于世界各地中而不會有與記憶不符的違和感(想蘊);可以按照意愿設定改造世界(行蘊);可以比以往更為細致地認知世界(識蘊)。

喜歡追問“我是誰”​的哲學家愛鉆牛角尖,中國先秦時期的哲人莊周,曾經說了一個莊周夢蝶的寓言,夢嘛大家都做過,只是都不太把虛假的夢當回事,不會像莊周那般敏感。大多的夢是模糊的,但也會些夢境顯得特別真實,真實到那個夢中的世界也是可以確切感知的一般,真實到醒來之后似乎還能歷歷在目。在夢境中所看到的一切,肯定不會是真的用眼睛去看到的,一些在現實生活中未曾經歷過的場景,也不會是從記憶中映現的。那么是誰在幫我們締造夢境呢?

這世界明明是真實的,佛家卻說是虛妄的,能給出讓人信服的理由嗎

夢,我們之所以會明白是夢,是因為夢后的醒來,未曾醒來時,我們并不會明白夢境只是夢境。即便是在夢境中,似乎我們的“眼、耳、鼻、舌、身、意”​也是會有感知的,而且是不需要有真實媒介的感知。或者可以說是,因為有了感知,所以夢境中會同時幻現用來被感知的媒介物體。一個出色的好演員,需要給出能令觀眾覺得真實的表演,而一場能讓觀眾覺得真實的表演,還需要有導演給出的場景布置,能幫助演員進入角色設定的場景布置。

這世界明明是真實的,佛家卻說是虛妄的,能給出讓人信服的理由嗎

進入角色設定中的好演員​,會自覺地遵守約定,把戲中的一切都當成是真實的,不管是喜怒哀樂、興衰榮辱、積極頹廢、善良兇惡、聰慧愚鈍、敏感木訥、丑陋美麗、富貴貧窮,都需要有恰如其分的戲中展示,而且入進角色設定的演員還不需要有質疑劇情的理由,因為演員只需要去表演,只需進入角色設定,戲份的邏輯推進由導演掌控。負責邏輯設定的導演,并不必出演角色,在劇情中并不會有導演的出現。但是導演的思想、導演給出的邏輯設定,卻在無形中掌控著劇情的發散。

只要還在戲中,一個演員就會把劇情當成是真實的,就會認為劇情是真實的,這是一種角色設定,并不需要有理由的角色設定。一旦進入了角色設定,就算明白是在演戲,也要把戲演完。這個世界就是一個舞臺,這次人生就是一場演出,而現場導演是我們的“意識”、劇情導演是我們的“末那識”、總導演是我們的“如來藏”。

這世界明明是真實的,佛家卻說是虛妄的,能給出讓人信服的理由嗎

我們之所以會出現在這個世界上,是因為我們要在世界這個舞臺上完成這一次演出,在這個世界上出現時,我們就已經有了屬于自己的角色設定,就已然進入了自己的角色設定。既然有了角色設定,既然進入了角色設定,那么我們也就會自覺地認為這個世界、這個世界舞臺是真實的,是不必有理由去懷疑的,我們都會自覺地、下意識地去完成這一次的扮演設定。

在“如來藏”​導演的指示下,每一個演員都需要在輪換中完成對不同角色的扮演,幾經角色的調換,我們都會入戲太深,以至于都忘了自己正在戲夢之中。即便得到提醒也并不愿意去相信,覺悟了的佛陀提醒我們這只是一場戲夢,對于覺悟了的佛陀來說,這場戲夢是虛妄不真的,而還沒能接受戲夢之說的我們,還會在本能認知的指引下將戲夢繼續。只要我們還會有“本能認知”,那么這個世界對我們來說,也就只好是真實的。

這世界明明是真實的,佛家卻說是虛妄的,能給出讓人信服的理由嗎

來源:www.toutiao.com
推薦閱讀
X

追蹤有趣內容:) 點個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