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她4歲生大病,家里來一陌生人“活不過16,除非出家”

每天讀點故事 2020-09-01 檢舉

故事:她4歲生大病,家里來一陌生人“活不過16,除非出家”

本故事已由作者:云玖念,授權每天讀點故事app獨家發布,旗下關聯賬號“每天讀點故事”獲得合法轉授權發布,侵權必究。

1

大雪連著下了數日,早上醒來時雪終于停了。

玖念下樓時,青諾正在狼吞虎咽地吃著早飯,一邊顧子期前前后后地忙活著。

算算日子,顧子期到塵歸樓已兩月有余,雖說是留他做賬房先生,可樓里來喝茶的客人寥寥無幾,倒也沒什么賬可管。于是閑暇之余,顧子期又攬了許多雜事做,比如灑掃,比如做飯。

玖念和青諾與常人不同,平日自然省了做飯吃飯這些麻煩事,可顧子期不行,一日三餐頓頓少不得。

玖念還記得顧子期第二日看見落滿灰塵的廚房時驚訝的神情,“這情形怕是從未用過吧,二位姑娘難道平時從不生火做飯的嗎?”

當日一早,顧子期便將廚房收拾妥當,并做了一桌玖念和青諾從未吃過的吃食。從那以后,顧子期便包下了做飯的活計,這樓里比從前便多了些煙火氣。

將對聯貼好,顧子期理理外衫對門內的二人道:“姑娘慢吃,我再出去置辦些年貨,今日就是除夕了,樓里還有許多東西沒有準備,我便出去了。”

這時玖念才恍然,要過年了。

湯匙在碗里攪動著散著熱氣的粥,玖念唇上不覺帶了笑,原來平常人家的生活就是這樣平淡安適么。

不同于塵歸樓中的安靜,街上是一派熙攘吵鬧。盡管因為先帝大喪舉國不可歡慶新年,可百姓仍要悉心采買,準備辭舊迎新的大日子。

不過半個時辰,顧子期懷里已買了大包小包,正欲往回走,卻被一處小攤吸引了注意。

是一個賣首飾的攤子。

流光溢彩間,一對白玉耳墜靜靜躺在錦盒之中。顧子期不自覺慢慢走近攤子,仔細地瞧著。

不過是一對普通的耳墜,通體是潤白的玉,沒有任何繁雜的花紋裝飾,可就是這樣,卻突然讓他想起了玖念。

同樣潔白純凈的氣質,她若是戴上,一定極好看。

“老板,這個多少銀子?”回過神來,顧子期已將它小心拿在手里。

付了銀子,將耳墜包好揣進懷里,顧子期還未轉身,攤主突然開了口。

“公子買了我的東西也算是有緣,今日我給公子一個忠告。”那是一個用輕紗覆了臉的年輕女子。

她說:“請公子早日離開那茶樓,早日離開那個女子。”

塵歸樓中有二女,皆非平常人。

這是整個安虞鎮上人人都知道的事。

顧子期初聞時不過一笑,想來只是人們閑來無事的編排罷了,可相處的時日久了,他慢慢地感覺到了有哪里不對。

“那女子不是人,她會為你帶來災難,終有一日你會因她而死……”

腦海里是攤主剛才同他講的話,顧子期抬頭,人已站在了塵歸樓的門前。

“你回來了!”青諾笑著從樓里跑出來,接過他懷里的東西,興奮地問他:“都買了些什么?有好吃的嗎?”

回頭看他還站在門口發呆,青諾伸手拉住他,“愣著干什么,外面那么冷,快進來!”

感受著手腕處溫涼的觸感,顧子期勾了唇角,這么鮮活的生命,怎么可能不是人,怎么可能會,害死他……

好熟悉的氣息,還是那么令人討厭。

玖念倚在二樓的欄桿上,居高臨下地看著二人,皺了眉。

2

“今天是除夕,雖然國喪期間不能大肆歡慶,可守歲的習俗還是要遵循的。”顧子期說著。于是雖已深夜,他仍拉著二人坐在一樓正廳里喝茶談天。

一邊青諾與他聊得熱火朝天,一邊坐在窗邊的玖念轉頭,透過未闔嚴的窗子她看見外面又下雪了。

“這樣的天氣,竟還會有客前來。”

玖念放下茶盞,那邊兩人聞言都是一愣,“哪有人……”

疑問還沒出口,塵歸樓的大門便被誰猛然撞開,寒風裹挾著幾粒雪花飄進,吹得桌上燭火晃了一晃。

“請姑娘救命!”

是個男的,肩上還背了個已沒有了意識的姑娘。

那男的神情焦急,玖念倒是不疾不徐。

“若要救命,你該去找大夫,來我這茶樓做什么。”

“大夫救不了她,你應該知道的。”

“那你便知道我救得了?”

“我知道,你能救她,”男子近乎哀求地看著她,“求你救她,玖姑娘……”

玖念淡笑著瞧著他,不再言語。

青諾看著他肩上的女子,氣息微弱。

顧子期看看男子又看看玖念,全然不知是個什么情況。

來源:www.toutiao.com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