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糞涂墻:2 個熊孩子在隔離酒店墻上涂大便,致 5000 人感染新冠

丁香醫生 2020-09-01 檢舉

5 月 25 日,澳大利亞報告了 5 例新增新冠肺炎確診病例,其中 3 例來自維多利亞州,均為一家隔離酒店的員工。

但僅僅個位數的新增并沒有引起人們過多的關注。彼時,封鎖了兩個月的澳大利亞似乎已經接近了這場疫情的尾聲:新增病例數連續兩周徘徊在個位,官方更是宣布「曲線已經被壓平」。5 月 8 日,澳洲政府宣布開始分三階段逐漸解除封鎖。

然而,「千里之堤潰于蟻穴」,沉浸在歡欣鼓舞中的澳洲人民沒有想到,兩個熊孩子的惡作劇,最終讓整個澳洲防疫功虧一簣

一起「有味道」的環境污染事件

維多利亞州報告的 3 例新增確診均來自一家名叫雷杰斯的酒店(Rydges Hotel)。

雷杰斯酒店坐落在墨爾本市中心繁華的商業圈,緊鄰墨爾本博物館和墨爾本大學,與女王大劇院、唐人街和地鐵國會站也相距不遠。疫情發生后,雷杰斯酒店也成為了新冠隔離點之一。

發糞涂墻:2 個熊孩子在隔離酒店墻上涂大便,致 5000 人感染新冠

Rydges Hotel

圖片來源:zenhotel.com

5 月 18 日,雷杰斯酒店發生了一起「環境污染」事件。

這天,是一對澳大利亞父母帶著兩個熊孩子入住酒店的第三天。他們剛剛從海外回國,因為出現肺炎癥狀而被送到雷杰斯酒店隔離。

眾所周知,世界上還有比熊孩子更具破壞力的生物嗎?如果有,那就是被關了三天「禁閉」的兩個熊孩子。

隔離在酒店房間的三天時間里,他們把能玩的都玩過了,能翻的也翻遍了,但旺盛的精力依然無處發泄。或許也是一個敢想一個敢做,兩個熊孩子一拍即合發明出了一種全新玩法——「發糞涂墻」:徒手抓起自己的糞便,然后涂在任何自己夠得到的地方……

俗話說的好:「孩子靜悄悄,必然在作妖」。等父母回過神來的時候,酒店房間的墻面、地板、家具和床單早已經變得不可描述。

事到如今,我們已經很難揣測案發現場究竟是怎樣的一副慘狀,但酒店工作人員在震驚之余,依然堅強地保持了一定的專業素養:清潔人員迅速趕來支援,一家四口在保安的陪同下離開房間到走廊防風;同時,酒店向政府官方發出協助請求,醫護人員到場給一家四口進行了核酸檢測,結果均為陽性。

但遺憾的是,雷杰斯酒店的迅速響應還是沒能阻止病毒的傳播。

二次疫情爆發,確診病例翻十倍

5 月 24 日,一位夜班經理在下班回家后開始出現發熱癥狀,26 日,核酸檢測結果呈陽性。隨后,這位經理回到酒店隔離,和他密切接觸的保安、員工、醫務人員都迅速回到家中自行隔離,但為時已晚。

疫情迅速在雷杰斯酒店蔓延開來,到了 6 月中旬,酒店已有 17 名工作人員和密接觸者確診。

6 月 20 日,因為隔離酒店出現的新疫情,維多利亞政府宣布再次實施「居家隔離令」。7 月 7 日,墨爾本實行封鎖,晚 8 點后實行宵禁。但這些舉措都沒能阻止疫情的進一步擴散。

截至 8 月 26 日,短短兩個月時間內,維多利亞州累計確診已達 18,464 例,為第一波疫情的 10 倍;死亡人數達 438 人,為第一波的 20 倍。而這一數字還在繼續攀升中,維多利亞政府宣布全州進入「災難狀態」。

發糞涂墻:2 個熊孩子在隔離酒店墻上涂大便,致 5000 人感染新冠

澳大利亞第一波及第二波疫情

圖片來源:health.gov.au

來勢洶洶的二次疫情,真的就只因為兩個「發糞涂墻」的熊孩子嗎?

便便顏色:棕黃色或金黃色

維多利亞州衛生部的流行病學家查爾斯·阿爾普倫給出了肯定答案:在對新增病例進行基因測序的過程中,已檢測的 5395 例患者被分成 24 個叢集,其中,大約 90% 與雷杰斯酒店的一家四口相關。

發糞涂墻:2 個熊孩子在隔離酒店墻上涂大便,致 5000 人感染新冠

來源:www.toutiao.com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