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戴王冠,必承其重:離職251,科技挑戰之外的又一個華為難關

商学中人 2019-12-02 檢舉

01

一夜之間,華為離職員工“251”成了全網熱議事件,“學校985,工作996,離職251,維權404”這個段子讓人印象深刻。

當然,“維權404”有點夸張了,網絡上關于此事的帖子比比皆是;“學校985,工作996”其實在很多企業都是如此,并不稀奇,主要還是這“離職251”把員工搞進看守所關了251天,太過分了。

與一個月前的HR胡玲事件相比,這是對華為企業形象更嚴重的一次危機。但對于今天某種程度上已成為國家門面、國人榮耀的華為來說,除了已舉世皆知的科技挑戰和市場挑戰,這又是它必須克服的企業文化挑戰。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離職251,科技挑戰之外的又一個華為難關

02

華為憑什么從一家一無所有的小企業發展為世界頂尖的巨無霸科技公司?是靠著幾十年來華為人超乎尋常的持續奮斗。

輕飄飄的“奮斗”字眼在文字上不會讓人產生情感沖擊,但其實它意味的就是超長的時間付出、智力付出和體力付出。上至任正非,下至普通員工,他們的奮斗與付出都是驚人的。否則,如果你和愛立信諾基亞思科的工程師們有一樣的假期、一樣的舒適,憑什么能追上和超越對手?

所以,毫不奇怪,華為這個體系對員工工作能力的激發(或說壓榨)是趨于極致的。正因此,華為才有了震驚世界的科技成就,華為員工才有了高人一等的薪酬收入,以及華為人承受的巨大壓力。

十多年前,我有一個同學從華南理工碩士畢業后去深圳加入了華為。幾年前在北京參加同學聚會時卻見到了他,才知他已離開華為去了北京某外資企業,說實在是受不了在華為的壓力了,現在輕松多了。當然他也說了幾句華為的好話,比如畢竟是靠著華為那些年的積蓄他才在北京買了房子。

說的直白點,華為如果沒有中國的“工程師紅利”,沒有讓員工玩命拼搏的“狼性文化”和相應制度,它是不可能后來居上的。從這個角度看,可以理解作為一家科技公司的華為,它要躋身世界前列,必須有這樣一個階段。

放大到整個中國經濟體系——尤其是制造業——又何嘗不是如此。改革開放幾十年來,歐美許多外資企業關掉本國工廠,將生產線轉移到中國,其中一大原因不就是本國的人力成本太高,而中國工人可以工作更長時間、支付更少工資嗎?

這是不必否認的現實。

03

但我們又必須明白:歐美企業不是不會玩血汗工廠那一套,18世紀那些貪得無厭的資本家們比中國如今的企業主們還要冷酷百倍。

200年前,英國空想社會主義家歐文在自己的企業里將童工的工時減少到每天“僅僅”11個小時,這就是那時非同尋常的仁慈行為了。100多年前,美國工人們每天要勞動14至18個小時。馬薩諸塞州一個鞋廠的監工曾說:“讓一個身強力壯體格健全的18歲小伙子,在這里的任何一架機器旁邊工作,我能夠使他在22歲時頭發變成灰白。”

如今已是21世紀,他們早已度過了那殘忍的階段,有了更多的假期、更少的工作時間、更完善的員工保障,并且會指責中國、東南亞這些地區的工廠是血汗工廠。

那么,現在的中國,處在哪個階段?毫無疑問,無論是企業核心競爭力和勞工保障,都遠未達到歐美國家的水平,但“與國際接軌”的意識將會越來越強。

這同樣是中國企業必須面對的現實。

我希望,華為不但是中國企業在技術突破上的領軍者,也能成為企業-員工關系進步的推動者。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華為既然享受了很多國人的厚愛與支持,也就難免在出現負面新聞時會被特意放大與指責,關鍵看它如何應對這些偏愛與批判。

現在,等待華為就李洪元被拘251天事件的官方聲明吧。

來源:www.toutiao.com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