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逼企業撤出中國,印度截胡?劃撥土地堪比歐洲小國,承接外企

大國前沿 2020-05-29 檢舉

不可否認的是,新冠疫情已重創國際社會格局,并引發了全球性經濟危機。危中有機的是,并非所有國家都感到悲觀,印度作為南亞的新興大國,就有一種莫名的樂觀態度——計劃同時占中美兩國便宜,為莫迪的“大國夢”添磚加瓦。

美國逼企業撤出中國,印度截胡?劃撥土地堪比歐洲小國,承接外企

從土地面積就可以看出,印度這次野心不小,4610平方公里約為歐洲小國盧森堡的兩倍!其中約11.5萬公頃的工業用地將直供外資企業。如果印度這項政策正式落地,其將成為僅次于中國,第二個向外資全面開放本國市場的國家。

美國逼企業撤出中國,印度截胡?劃撥土地堪比歐洲小國,承接外企

當然印度做出這般部署,除了經濟層面的考量外,更有戰略層面的積極意義。印度瞄準了美國主導的“制造業回流”行動,想同時從中美兩國身上占便宜。在莫迪看來,由于中國人口紅利的消失、土地價格的上漲、政策優惠的減弱,印度得到了“替代中國”的機會,成為新的“世界工廠”。

然而印度忽略了一個事實:全球產業鏈的轉移非一蹴而就,其涉及該國的地緣環境、經濟政策、勞動力的教育水平、匹配的基礎設施等因素。縱觀印度近年來的經濟發展態勢,似乎與上述要求還有很大的距離,莫迪顯然又給外方“畫了個大餅”。

美國逼企業撤出中國,印度截胡?劃撥土地堪比歐洲小國,承接外企

印度國內權威人士指出,取代中國,成為真正意義上的制造大國、地區大國,印度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以印度當下的國力,莫說趕超中方,可能連追尾的資格都沒有。然而這種清醒的聲音,在如今浮躁的社會氛圍里,估計很難激起回音。

我們不禁要問,印度的底氣源自何處,為何這般不切實際,乃至于夜郎自大?

答案仍得從印度身上尋找。上世紀90年代,中國改革開放已初具雛形,印度才剛剛打開國門。印度當時立足于農業,希望在農產品領域走出一條“康莊大道”。因而其將有限的精力和財力投入到第二產業,忽視了第一產業對經濟的根本性的鞏固作用。

反觀中國,由于政策得力,內部穩定,執行“韜光養晦”的策略,愣是通過30年的時間,讓一個落后的農業國“脫胎換骨”,并一躍成為僅次于美國的世界上的第二大經濟實體。

美國逼企業撤出中國,印度截胡?劃撥土地堪比歐洲小國,承接外企

是印度的政策本身就有失誤,還是政策在落地時走了樣?都是,也都不是——印度復雜的民族、宗教成分,多變又低效的底層政治環境才是罪魁禍首。

印度改變了“拿著碗討飯”的處境,卻在意識、文化、政治形態上仍然裹足不前。這就導致了一個結果產生:外資在印度國內很難獲得與農業實體同等的地位,外商極難得到政府得到的口頭承諾。

讓人記憶猶新的是,日本承接的新德里到孟買的輕軌項目頻遭變數。日方斥資數百億美元,計劃于2020年前后完工,然而由于印度官方征地不力、印度貨商無法及時交付合格鋼材等因素的桎梏,導致了日本無端額外花費了數百億美元,并大大影響了工程的進度。印日兩國圍繞基建項目產生了數輪口水戰,也引發了外界對印度政策的聲討。

美國逼企業撤出中國,印度截胡?劃撥土地堪比歐洲小國,承接外企

借助新冠疫情,承攬從中方撤出的外企,這種路子能否行得通,不是印度人說了算的。況且中方已經率先走出了泥潭,并以第一個實現“病毒本土清零”的目標傲視全球。在這種情況下,中國已經成了全球最安全的國家,還坐擁14億人的統一市場。

反觀印度,雖然有13億的龐大人口,但更有數百個矛盾尖銳的民族,各種宗教沖突,以及尾大不掉的種姓問題,還有糟糕的基礎設施建設水平。面對這種對比,但凡是個正常企業,如何選擇可以說是一目了然。印度執意在經濟上打壓中國,只能是自取其辱。

“制造業回流”是特朗普給選民們畫的大餅,美國人4年之內都搞不定,莫迪又來湊什么熱鬧呢?。畢竟資本要按照市場規律來行動,印度還是先放下“趕超中國”的執念,腳踏實地地解決自身諸多問題才對。

來源:www.toutiao.com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