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業后,我經歷的傳銷

三聯生活周刊 2020-06-26 檢舉
畢業后,我經歷的傳銷

本文系讀者投稿。來稿請投:

[email protected]

PART 01

畢業那年,離校那天,我坐上了廣州至東莞的大巴車。這趟路,二十多天前,我已走過一次,不算陌生。

此時的我心中是踏實愉悅的。第一次全然踏入社會,即將從事一份全職技術工作,為期三個月的試用期一過就可以攢錢還學費,預計最多半年后就能領到畢業證和學位證,而不是那張白紙黑字的“畢業證明”。嗯......這是正常的人生節奏。

上次來東莞,面試很簡單,只簡單聊了聊家常,和一男一女聊的。他們都是北方人,男的話不多但顯溫和,女的很真誠有親和力。他們沒有帶我去工廠,說那里機器聲大,不是談話的好地方,于是走去離車站很近的一處公園里,還說我是名牌大學生,工作能力肯定不成問題。

畢業后,我經歷的傳銷

插圖|老牛

我也重復提了一個自己最關心的問題,“我需要學點什么才能很快適應工作?”“工作不難,上手很快的,只是不管做什么都需要堅持下去才能做得比人強。”

回學校后,我和三五同學還去了位于廣州郊區的某制藥集團生產基地,大家都開始了自己的新生活。出發前,我也再無一絲遲疑地告訴周遭的同學,“我要去東莞了。”

PART 02

從車站到宿舍所在地,那段路到底走了多長時間,我一點都不記得。只記得左右臂交替背著行李包爬呀爬,終于停在了五樓,呃......或是六樓。這次還是上次那個男的領的路,他已經給我起了個小名,“英子”。我心想說,真土。

房間里有男有女,都很熱忱地和我打招呼,其中一個女的,看著三十歲左右的樣子,幫我把行李提到了臥室。我哪好意思,趕緊跟上她。一看,一張大床,心里覺得很奇怪,“怎么不是上下鋪?”“噢,床挺大的,兩個人睡床,一個人打地鋪。”“那個......姐,我想沖個涼,一路上挺熱的。”“咦?什么?”“啊.......就是洗澡。你也是北方人吧,我是山西來的,剛到廣州讀書也聽不懂沖涼是個什么意思。”“晚上一起沖吧,太費水了。”

客廳里,大家圍坐在一張長方桌上看書。我很想問,“誰有空能帶我去一下工廠嗎?我得熟悉熟悉。”但沒問出口。于是我也拉把椅子,坐下翻書。不翻則罷,一翻就傻眼了。這都是些什么書啊?摸起來,那質感比學校圖書館的那些年代書還要古舊,內容更是無法言說,有小說有寫作范例書還有中學課本,亂七八糟,毫不搭界。

畢業后,我經歷的傳銷

2014年10月10日,北京。傳銷組織 “上課”的教室內,黑板上寫著一個“富”字。(視覺中國供圖)

我這下心里慌了,大家看的書不應該是專業書嗎?不應該是跟這家工廠——生產電路板工作相關的書嗎?

近十一點半了,有人起身去做飯。我也跟去,但實際上我并沒做過什么飯,只能幫著洗個菜什么的。

很快菜就做好端上桌了,全素,味道是真的差。但我在心里安慰自己,這樣搭伙做飯也蠻好,起碼省錢。

午睡過后,大家照樣翻書。

晚飯,吃的和中午沒兩樣。人倒是多了兩三個,那個男的也回

來源:www.toutiao.com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