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年過去,馬丁·路德·金的“美國夢”更遙遠了

新民周刊 2020-09-05 檢舉

57年過去,馬丁·路德·金的“美國夢”更遙遠了

57年歷史長河流過,黑人的處境實際上更加困難了。

作者|朱國順

如果說,馬丁·路德·金在57年前還能有夢想的話,那么在今天的美國,這樣的美國夢更加遙遠了。

8月28日,成千上萬的美國民眾聚集到首都華盛頓林肯紀念堂前,為黑人爭取平等與生存的權利。57年前同一天同一個地方,1963年8月28日,25萬黑人、白人和有色人種民眾同樣在這里聚會,也是為黑人爭取權利,馬丁·路德·金在集會上作了著名演講:《我有一個夢想》。57年過去了,金被刺殺了,夢想也更加遙不可及。

從兩次集會的主題就可以看出,美國夢變得越來越無奈。57年前主題是“爭取就業和自由”,今年的主題是“把你的膝蓋從我們的脖子上移開”,57年歷史長河流過,黑人的處境實際上更加困難了。當年要求的是生活的自由,如今訴求的僅僅是最起碼的生存——不要殺了黑人,一個更加初級、基本的權利。

種族歧視與種族矛盾、種族撕裂,57年間在美國不僅沒有改善,實質上是更加變本加厲了。57年前,經過了二戰、又在享受了巨大戰后紅利的美國,種族歧視的改變、種族矛盾的緩解,在美國民眾的心目中還存在著希望和期盼,特別是二戰許多黑人在戰場上的表現,增加了取消種族歧視的可能。也因此,以馬丁·路德·金為代表的黑人民權領袖,還能在林肯紀念堂前表達《我有一個夢想》:“我夢寐以求地希望,有一天這個國家將會覺醒起來,真正信守它的箴言‘我們堅信這條不言而喻的真理:人人生來平等。’”

金說,他希望有一天在佐治亞州的紅色山丘上,從前奴隸的兒子和從前奴隸主的兒子會像兄弟般在一張桌子旁坐下來,有一天人們將不再根據他們的膚色而是根據他們的品德來評定他們的為人。

這是馬丁·路德·金的真誠愿景,也是一個國家人人平等的基本準則。但是在美國,這顯然只是一個夢想。《我有一個夢想》之后不久,金就被種族主義分子刺殺了。57年后,黑人的處境更加艱難了,“不再根據他們的膚色而是根據他們的品德來評定他們的為人”更加困難了。

今年5月25日,黑人弗洛伊德在明尼阿波利斯被白人警察跪殺,人們都認為,這僅僅是因為弗洛伊德是黑人。8月23日,在威斯康星小城基諾沙,手無寸鐵的黑人布萊克,被白人警察從背后連開七槍,至今生命垂危。今年3月,黑人女子布雷納·泰勒在家中睡覺時被搜捕毒販的警察闖入槍殺,涉事三名警察都沒有被起訴。有更多的黑人在不同的地方,被白人警察槍殺、被白人槍殺。

更大的區別還在于,當年發生種族主義槍殺事件時,美國領導人好歹還會出來表示一下難辨真假的譴責,聲稱要依法懲處云云。57年后的美國,領導人似乎對此已無甚興趣,反復強調或者口口聲聲要做的,是制止由此帶來的騷亂。最典型的場景之一是,17歲的白人少年接連槍殺兩名黑人、打傷一名黑人后,一旁目睹此情此景的白人警察,居然微笑著揮揮手放走了兇手。

《紐約時報》在一篇文章中指出,此次華盛頓大游行正好在共和黨全國代表大會結束后的第二天,兩者在面對大規模反種族主義示威游行時態度截然相反,共和黨大會對于黑人受害者們都是一帶而過,反而指責美國城市因為抗議而“失控”。

57年前,馬丁·路德·金還可以訴說《我有一個夢想》;57年后,集會人群掙扎著喊出的是最無奈的口號“黑人的命也是命”。

馬丁·路德·金12歲的孫女尤蘭達·金在8月28日說,祖父當年爭取的是民權和平等,她這一代人將結束槍支暴力、警察暴行、系統性種族主義,“我們的戰斗剛剛開始”。

從“我有一個夢想”,到“我不能呼吸”,林肯紀念堂見證——先賢們曾經的美國夢想,距離更遠了。

新民周刊所有平臺稿件, 未經正式授權一律不得轉載、出版、改編,或進行與新民周刊版權相關的其他行為,違者必究!

來源:企鹅号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