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叔伯過世,我不敢去墓地祭拜,墳墓從里邊被破壞后我怕了

每天讀點故事 2020-09-01 檢舉

故事:叔伯過世,我不敢去墓地祭拜,墳墓從里邊被破壞后我怕了

本故事已由作者:橘文泠,授權每天讀點故事app獨家發布,旗下關聯賬號“每天讀點故事”獲得合法轉授權發布,侵權必究。

1

這是她在年幼時聽的一個故事——

冬時,天寒地凍,大雪封山。

一個農夫見路邊有一條凍僵的蛇,出于憐憫將它放進懷里。可當蛇蘇醒過來,就立刻咬了農夫一口……

“那個人后來死了沒?”阿翠眨巴著眼問,碧色的眸子在暗夜里透出妖異的光。

云霓不語,忽然伸手將小狐妖熒碧色的眼睛蒙了起來,“跟你說夜里要壓著妖力,還怕旁人不知道我們在這里么?”

她們現在正身處龍巖寨的飛梁閣,夜半三更,月黑風高。

有重任在肩。

夜風掠過吹散浮云,十五明月乳白色的光芒徑直落了下來,滿月光華中蘊含的力量令阿翠不由自主地探出了一直藏著的兩條尾巴。

“喂!”忽然云霓喊了一聲,刻意壓低的聲音為氣氛平添了一絲緊張。

異樣的氣息隨著夜風而來,腥臭的,令人作嘔的,仿佛腐尸一般的味道。

一個黑影出現在云霓的視野中,其詭異的動作如同最靈巧的猿猴,在龍巖寨獨特的石墻上疾速攀爬著,正向飛梁閣而來。

她緊握退靈斬,盯著那迅捷而至的黑影。

百丈、五十丈、二十丈……

忽然!

就在黑影即將抵達時一道陰影自上方掠過,月光被遮蔽了瞬間,然后她看見一個素服青帶的背影飄然落在了眼前,恰好攔住了黑影的去路。

“云霓,那是什么人?”阿翠不安地抓住了她的衣袖。

“搶生意的。”她哼笑,翻身而下。

恰好落在那人的旁邊,她顧不上看這半路殺出的程咬金生得什么模樣,只是一味盯著那個黑影,此刻月光明亮,將此“異類”的形象映得清清楚楚。

泛著詭異青黑色的皮膚,白發如麻,滿是褶皺的臉上有一對血紅的眼睛,身上還有破破爛爛的衣服勉強蔽體。

略具人形。

魍魎——由亡者變化,以食人為生,力大無窮,捷疾可畏。

但這妖物面對她卻不由自主地后退,血紅的眼轉動了一下,望著她手中的退靈斬,發出了嗬嗬的低吼聲,似乎知道這把短劍的厲害。

她笑了笑,正要上前,卻聽身側那人大喝:“孽障!還不受死!”

下一刻一道比月光明亮數倍的白光已然擊中了面前的妖物,只聽魍魎慘叫一聲,周身燃起熊熊火焰,整個身軀變成了一個巨大的火球。

她愣在當場。

卻不是因為這可怖景色。

她只是聽到了那人的聲音,一個她以為再也不會聽到的聲音。

在她意識到自己在做什么之前,退靈斬已然遞出,直向身側那人劈去。

眼前一花,下一刻白影翩然,那人輕輕一點,好似沒有分量一般向后退開數丈之遙,他的臉也變成了面向西斜之月,一下子讓人看得清楚到不能再清楚。

“嗷——!”如同群狼于山谷中哀嚎,這是魍魎最后的狂呼,動人心魄的聲音令她不由自主地側目,恰好看到那非人之物化為灰燼崩塌于地的慘烈情景。

再回過頭時,白衣人已經不見了。

“云霓,”阿翠從飛梁閣上跳了下來,“你怎么了?”見她怔怔的一動也不動,小狐妖有些擔心地拉她衣角。

“阿翠……”她低下頭,臉上的神情似乎是笑,卻又比哭還要難看。

“想不想知道那個農夫最后怎樣了?”

2

她也曾經像那故事里的農夫一樣,自路邊救回一條性命。

一個叫仲商的年輕男子,她與小妹紅葉在山中發現他奄奄一息地躺在樹下。當時紅葉拉著她就想跑,她卻執意將人救回拜月山莊,更求父親為他醫治,硬生生將人從鬼門關拉了回來。

“他說自己的家鄉受一群魍魎襲擊,只有他逃了出來。我爹信了他,就同幾位叔伯一起隨他前去斬妖除魔……”

已經是后半夜了,月落西山,濃黑的天幕上綴著碎冰一般的星辰。而她的聲音在這夜里聽來,也是格外的沉重。

“那后來呢?”阿翠似乎是困了,詢問間帶上了濃濃的鼻音。

“后來?”她在黑暗中露出一個苦笑,“爹與幾位叔伯再也沒回來,師兄們去尋找,卻只找到了他們的尸體。”

話音未落她便一揚手,細碎的金屑自手心里散出,仿佛一團金色的霧氣一般籠住了阿翠,只見女童樣貌的阿翠漸漸化回了原形,蜷爪卷尾,沉沉睡去。

撫摸著小狐妖光滑的毛皮,她看向飛梁閣外仿佛無窮盡的黑暗,想這一段往事也不知阿翠到底聽進去了多少。

來源:www.toutiao.com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