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子:熬不下去時,就讀這5句話,從容面對生活,領悟人生真諦

京博國學 2020-07-15 檢舉

莊子:熬不下去時,就讀這5句話,從容面對生活,領悟人生真諦

很多人都知道莊子的人生境界高,也知道那種境界叫逍遙。

雖然可能無法親身體會那種逍遙的境界,但莊子留給我們一種非常珍貴的東西,就是其智慧的精髓,細細品悟,或許獲得關于天道人生至高無上的享受和啟迪。

1關于名利

吾觀夫俗之所樂,舉群趣者,誙誙然如將不得已,而皆曰樂者,吾未之樂也,亦未之不樂也。果有樂無有哉?吾以無為誠樂矣,又俗之所大苦也。故曰:“至樂無樂,至譽無譽。”

白話大意:我觀察那世俗所歡欣的東西,大家都全力去追逐的樣子真是不達目的決不罷休。人人都說這就是最為快樂的事,而我并不看作就是快樂,當然也不認為不是快樂。那么,世上果真有快樂還是沒有呢?我認為無為就是真正的快樂,但這又是世俗的人所感到最痛苦和煩惱的。所以說:“最大的快樂就是沒有快樂,最大的榮譽就是沒有榮譽。”

解析:

莊子說,在這個社會,“夫天下之所尊者,富、貴、壽、善也;所樂者,身安、厚味、美服、好色、音聲也

“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人除了生死之關,最過不了的就是名利之關了。

清朝時期,一次乾隆皇帝在船上游覽大江風光。忽然從遠處駛來一艘大船,船上站著很多人。

乾隆就問紀曉嵐:“這些人為何而來?”

紀曉嵐思慮片刻,意味深長地說:“為名利而來!”

原來,這些官員得知乾隆皇帝要來此游覽,特來此迎接圣駕。

在生活中,我們常常留戀束縛于名利,卻并沒有意識到,不管是名,還是利,都是身外之物。

莊子說,“物物而不物于物”,我們應該駕馭外物,而不應該被物質所奴役。

所以,人生的真諦應最終歸結于自我價值的實現和幸福的歸屬感上。

這樣才能生于物而又超然物外。

2關于生死

莊子將死,弟子欲厚葬之。莊子曰:“吾以天地為棺槨,以日月為連璧,星辰為珠璣,萬物為赍送。吾葬具豈不邪?何以加此!”

白話大意:莊子自己在臨死前,心情非常平靜,而弟子們則計劃厚葬老師,莊子說:“我用天地做棺槨,用日月做雙璧,星辰做珠璣,萬物做殉葬,有什么比這個更好呢?”

解析:

莊子認為生死不過是一種自然變化,生與死之間猶如一條沒有阻隔的平坦大道,終了就是新的開始。

因此,莊子說:“相忘以生,無所終窮。”

忘懷生死,心靈與道合一,也就無所謂終結,無所謂生死。

人這一輩子,即使一生榮華富貴,但是最終也逃不過生死無常,旦夕禍福。

明白了生死,我們才能理解珍惜當下的意義所在,便能少些盲目的急躁與從眾,更勇敢的活出自我,才會全心全意去做自己想做的事,用力愛自己所愛的人。

活著就是最大的福報,活著就要珍惜生命,珍惜和你愛的人在一起的每分每秒。

感謝死亡,因為它,讓我們更加珍視生命、敬畏生命,善待生命。

莊子:熬不下去時,就讀這5句話,從容面對生活,領悟人生真諦

3關于是非

獨與天地精神往來而不敖倪于萬物,不譴是非,以與世俗處。

白話大意:獨自和天地、精神相往來,而不傲視萬物,不譴責是非,和世俗一同居處。

解析:僅僅一句,便已經為我們交付了那安穩活于世間的鑰匙——息是非。

人間的一切紛爭,莫不因是非起。紛爭之下是痛苦,痛苦背后是得失,得失背后是取舍,取舍的背后,正是是非之念。

世間事皆有因果。禍從口出,不說是非話,就不會種下招人忌恨的因;災因行起,不做搬弄是非之事,便不會有招致反噬的隱患。反之,人生只能是安穩的反面,終不消停。

這或許就是老子所說“不與人爭,而天下莫能與之爭”的真正涵義。

所以“不譴是非”之前,是“獨與天地精神往來,而不傲倪于萬物”。人多數時候之所以爭,除了心中本有的貪欲,不就是覺得自己比別人強,或者自己要比別人強嗎?

做好自己,也就夠了。

4關于得失

南海之帝為倏,北海之帝為忽,中央之帝為渾沌。倏與忽時相與遇于渾沌之地,渾沌待之甚善。倏與忽謀報渾沌之德,曰:“人皆有七竅,以視、聽、食、息,此獨無有,嘗試鑿之。”日鑿一竅,七日而渾沌死。

來源:www.toutiao.com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