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位、潑婦、大樹,時代之火燒毀家園,10年都市藤蔓消亡史

序章PROLOGUE 2020-01-02 檢舉

車位、潑婦、大樹,時代之火燒毀家園,10年都市藤蔓消亡史

本文為真實故事,由作者采訪所得,以第一人稱寫成。

車位、潑婦、大樹,時代之火燒毀家園,10年都市藤蔓消亡史

藤蔓爬滿小區

2016年5月,小區貼出告示:“因小區業主停車位需求增加,綠化帶即將改建成停車位。”

七色苑是“七色廠”的員工宿舍,由三棟樓房并排組成,彼此間形成了兩條巷道,每條道上種有四棵大樹,大樹間修葺著石桌、石凳,這就是綠化帶。

車位、潑婦、大樹,時代之火燒毀家園,10年都市藤蔓消亡史

投訴林業局

母親李素芳極力反對破壞綠化,前去林業局投訴物業,稱其違反了樹木管理條例

惜勘測結果令她失望,這八棵大樹,叫做刺桐樹并非名木,且正值壯年也非古樹,可以進行移植。

我估摸著母親想要放棄,逮住機會勸她停止荒唐的行為。

不必為了幾棵樹與民為敵。

母親卻更堅定了,因為她的努力,物業已將“砍伐”改成了“移栽”,這讓她堅信,自己一定能阻止這場“禍事”。

車位、潑婦、大樹,時代之火燒毀家園,10年都市藤蔓消亡史

古樹名木實行就地保護

召集盟友

母親像個推銷員,挨家挨戶去敲門,給人作思想工作。

陌生人當她是瘋婦,拒之門外;熟人勸她別趟渾水,大多數的居民不愿得罪單位領導,幾棵樹移走又影響不了生活。

母親軟磨硬泡,吹噓夸大,說汽車尾氣對健康不利,才說服幾個大爺加入她的隊伍。

我記憶里最熱的夏天,我母親(一個五十歲的老嬢)和我外公(一個70歲左右的太爺),帶領4著幾個老頭在樓下撒潑。

凌晨7點,就拿著喇叭在小區樓下高喊:“保衛家園綠化,遠離車位誘惑。”

行動持續了近半個月,居民們無法安睡,心里生出許多不滿。最后這事兒鬧上了新聞,輿論逼得物業暫停了移樹計劃。

兩派紛爭

有車一族即將到手的車位泡了湯,又氣又急,他們不甘坐以待斃,組建了隊伍,每天深夜拿著喇叭在樓下嚷嚷。

曾經相互扶持的近鄰親友,變成了隨時隨地提著菜刀,拿著搬磚的四目仇人,有車一族勢力壯大,夜夜在樓下喧嘩,抱怨自己的汽車找不到地方停,并指名點姓為難母親李素芳幫忙安頓車位,這些事嚴重影響了我和妻子的日常生活。

車位、潑婦、大樹,時代之火燒毀家園,10年都市藤蔓消亡史

說客上門

自從開始反對修建停車場,母親撲向保護大樹,再無暇顧及起居瑣事,很久沒做過一頓新鮮熱乎菜,常常一鍋清粥,幾根泡菜就把全家打發了,讓我們很不適應。

這事引來的口舌之爭,更令我們難受。

“”單位領導”、“好友鄰居”一眾說客找上門來,片刻不得清凈。

有人勸導母親:“快60歲的人了,該學會在糾紛中讓步。”

有人謾罵母親:“活了半輩子,到頭來活成了潑婦,凈想著挑起爭端,李有康一世英名,都讓你給毀了。”

還有人求母親,我家樓上的小妹妹,告訴我們:

我家的車沒地方停,只能停在商用的街沿,和城管玩起了貓捉老鼠。

因為阻礙了商家生意,激怒店家,劃破車身,給輪胎放氣,爭執之下,我老公被打得頭破血流。現在我們只能將車停到一個無人看管的街邊,每月還得上繳200塊租金。

我老婆李歡,對這位小妹妹起了憐憫之心,幫著她一同向母親求情,請求她替大伙考慮。

父親難堪

無論苦口婆心還是惡言相向,亦或是聲淚俱下,母親始終不為所動。

父親是一個體面人,喜歡提兩個鳥籠坐在樹下,泡上一杯熱茶,和三鄰四友坐在一起撥弄撥弄花生米兒,擺幾個葷段子,玩幾把斗地主。

來源:www.toutiao.com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