魯迅當年痛罵當權者,何以能全身而退?李敖:他有這個隱蔽身份!

劉宅宅 2020-03-29 檢舉

“第一流的知識分子,必是第二個政府”,這是李敖大師的名言。他的這句話,常常讓我想到魯迅。

魯迅當年痛罵當權者,何以能全身而退?李敖:他有這個隱蔽身份!

想魯迅當年,那樣痛斥國民黨,針砭當權者,志在揭露國民政府的橫暴,甚至意在動搖乃至推翻其統治,追隨者之眾、影響力之巨、身后力量之強、投槍匕首之猛,說彼時上海虹口景云里周宅是知識分子圈中的“第二政府”,應該不算太虛夸吧。

只是,問題的蹊蹺在于:在那命如草芥的時代,辭職“下海”后的魯迅,論公開身份不過一自由撰稿人,可說無職無權平頭老百姓一個。思想如此“危險”,姿態如此決裂,生殺予奪的國民政府,卻似一直對他莫可奈何,不僅沒有暗害之,甚至還時常予以優容。

魯迅當年痛罵當權者,何以能全身而退?李敖:他有這個隱蔽身份!

魯迅去世后,許廣平母子與一眾友人

雖然也批他為“墮落文人”,可實際上,不僅睜一眼閉一眼讓他文章發表,繼續“流毒中國的青年”,最終還讓他安然老死家中,容許其風光大葬,甚至送一大筆錢安撫其妻兒,給其全集出版大開方便之門,搞得敵友界限都有點模糊了。

這一切,似乎顯得當權者很寬宏海量,甚至很慈悲為懷,也給不少朋友一種感覺,認為民國政府很禮遇知識分子,是中國文人的“黃金時代”。可事實真的是如此嗎?或者說,這就是全部事實了嗎?為此,我一直都是存疑的。

魯迅當年痛罵當權者,何以能全身而退?李敖:他有這個隱蔽身份!

一,國民政府的權力松散與擲鼠忌器

一種很流行的意見認為,魯迅之所以能橫眉怒懟政府、撕心裂肺罵公權而安然無事,是因彼時的國民政府為政開明,以及勢力松散之故,是以對“街巷異口之議”,或佯裝不見,或姑息縱容。

我個人不完全否定這樣的觀點,只是覺得將緣由解釋止此,未免過于單純。不僅一廂情愿,也有悖于歷史實情,更美化了一些“老虎”的本相。因為,稍悉現代史即知,人家民國政府照樣是暴力起家、造反立國、暗殺成癮的,對待異見分子并不比此前任何王朝更顯慈祥。

魯迅當年痛罵當權者,何以能全身而退?李敖:他有這個隱蔽身份!

南京著名景點

國民黨及其國民政府,有一大份黑賬,就是牠的暗殺史。在很短的時間內,僅軍政與文化領域,被他們刺殺掉的異已人物,比較有名的都可寫本書。比如這份小名單:鐵良、德壽、鳳山、鄭汝成、陶成章、湯化龍、唐紹儀、陳其美、張敬堯、鄧鏗、曾仲鳴,鄧演達 、張嘯林、楊杰、楊虎城、楊永泰、廖仲愷、楊杏佛、黃競武、史量才、王亞樵、李公樸、聞一多等等,實難以盡數。

魯迅當年痛罵當權者,何以能全身而退?李敖:他有這個隱蔽身份!

恐嚇、槍斃、活埋、虐殺、爆炸、滅門,手段也是無所不用其極,裂腸斷手,傷心慘目,令人鄙薄,令人發指。 這些本是為反抗滿清而起的“革命黨人”,當后來居上也成為秉政者后,不少人奉“革命”為神圣圭臬,容不下絲毫雜音。這些舊事,但凡讀過高金陵《同盟會的“暗殺時代”》、魏斐德《間諜王:戴笠與中國特工》等書的朋友,想必都曾觸目驚心。

國民政府實在不是一個吃素的佛系政府。1920年代以后,它對左翼力量的剿除也始終不遺余力,典型的案例,就是諸如“左聯五烈士”、“龍華二十四烈士”的街頭慘死。這些年輕人,在當時只不過是“左聯盟主”的“下屬”,尚且要蹀血送命,當權者獨獨會放過頭領魯迅?難不成真的是因為,他們不知道“周樹人”筆名“魯迅”?

魯迅當年痛罵當權者,何以能全身而退?李敖:他有這個隱蔽身份!

魯迅沒有“享受”到暗殺的同等待遇,據楊奎松等研究者推斷,主因有二:其一,他在彼時名聲太大、名望太高了,抬手動腳都會關涉到國際觀瞻及各方勢力,如此人物國民政府自然擲鼠忌器,不好貿然。《沈醉回憶錄》就說,“顧忌他名聲,一直沒敢下手”。

其二,魯迅生前,是罵天咒地,誓不合作,可并非蠢驢,不會白白自陷死地。他極為謹

來源:www.toutiao.com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