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心上人為救我中毒,我精心伺候2年,才發現他是裝病

每天讀點故事 2020-09-01 檢舉

故事:心上人為救我中毒,我精心伺候2年,才發現他是裝病

本故事已由作者:高喜慶,授權每天讀點故事app獨家發布,旗下關聯賬號“每天讀點故事”獲得合法轉授權發布,侵權必究。

1

“東西截下來了?”皇城內,荇玉殿上梁國公主群闕坐在案臺內,臉上看不出任何神色,好似剛剛那話,不是她問的。

案臺下,身形高大、身穿盔甲的阿西衛點了點頭,將手里的密信交了上去。

殿外,北風大作,連帶著殿內的燭光都搖曳著,仿佛下一秒就要被吹滅。群闕接過密信,終于在看到底的時候,臉色沉了下去,雖然只是片刻的不著痕跡,阿西衛還是精準的捕捉到了。

他思躇良久才開了口:“傳信的人當場吞毒,他那邊應該明早就會收到消息。”

“你下回去吧,這一晚也該累了。”群闕揮了揮厚重的錦袍,說罷整個人陷在了椅子上。

“臣先告退。”阿西衛按例行禮,拖著厚重的鐵甲轉身朝殿外移步。

盔甲碰撞的響聲在殿內響起,與案臺上傳來的聲音交雜在一起,“這事,母皇那邊暫且幫我瞞下吧。”

阿西衛身體征了征,點了點頭,眉毛皺在一起,眉間儼然已經形成了一個“川”字,“好,我盡力,只怕是瞞不了多久了。”

群闕苦澀的笑了笑,她豈會不知瞞不了多久,母皇眼線遍布西京,怕不出三日這事兒就會傳到她的耳朵里,只是母皇喜歡阿西衛,這事只要他愿意幫自己,就還能再周旋一些時日。

“三天,再給我三天時間。”群闕抬眼望著案臺下的阿西衛,語氣里帶了懇求。

殿上的是梁國的公主,也是未來的女帝,更是他心底曾經愛慕的女子,一向高高在上的她現在對自己卻是這番卑微的模樣,阿西衛覺得遠處的目光就像是一把火,烤的自己口干舌燥,心煩氣悶,他動了動唇開口道:“我答應你。”

說完,他毫不猶豫的轉身離開了荇玉殿。

殿內,群闕搬開了籠著蠟燭的罩子,將手里那封密信少了個一干二凈,就連灰燼也攆成了桌上的一抹黑。

除了,荀南玨三個字被她撕下,牢牢攥在掌中。

2

往年的中秋夜總是月高天清,今年卻是雷聲大作,豪雨如注。

西京城內,一處不起眼的宅子里坐了一男一女,桌子上擺了十幾道佳肴,七八壺美酒,倒是一點也沒受到這場大雨的影響,依舊是笑聲環繞。

群闕穿了一身黛綠色素衣,發髻挽作一團,隨意的盤在頭頂,手里的酒杯早就換成了酒壺,公主的架子早不知道丟到了哪里去。

“今年下雨了,倒是沒法像往年那般可以賞月看燈了,去年還對著河燈許了愿,可惜這還愿怕是得明年陪著你去了。”酒桌上的另一個人先開了口。

聞言,群闕正打算往嘴里送的酒壺停了下來,她撿了眼皮子底下的一顆花生扔進了嘴里,不以為意地回道:“荀南玨,明年你還會陪著我嗎?”

這話雖然說得漫不經心,可她的眼神卻死死地落在了對面的男人身上,不甚認真。

“荀南玨永遠陪著群闕,生生世世。這是我去年對著花燈許的愿。”荀南玨與群闕四目相對,除了眼底的堅定以外更多的還是情深意切。

這番濃情蜜意,群闕只覺得自己心底像是一片靜謐的湖面被投了一粒石子,頓時生出層層漣漪,荀南玨一向把對她的感情掛在嘴上,明明面上那么輕浮隨便,但偏偏從這張嘴里說出話來的時候又那么認真,真的她都以為他們真的可以生生世世。

“白癡,愿望說出來了就不靈了。”她躲開了他的眼神,自顧自的拿著花生往嘴里送。

“再說了,明天的事情都說不準,說什么明年。”群闕撇了撇嘴。

氣氛霎時冷了下來,兩個人都不說話,只是聽著外頭的雨聲越下越大。

很久以后,荀南玨先開了口,他伸手拉過群闕的手,放在掌心掌心輕輕摩挲,她的手很小,但卻不像平常那些小姐一般柔嫩,雖是白嫩細長但是指肚跟掌心還是有著長年練武導致的老繭“群闕,只要你不厭我,就是生生世世。”

說完了他劇烈的咳了幾聲,群闕趕忙上前揉著他的背,他面色極其不好,已經沒有了血色,一片慘白,就連他手上的涼意也隨著他的摩挲穿透了她的全身。

“又沒有好好吃藥是嗎?”她抱怨著,嘴里卻趕緊喊著遠處待命的侍衛,讓端了藥過來。

“藥太苦,你不在我喝不下。”

“胡鬧。”她嗔怒,眼睛瞪圓了,手里的力道卻不敢增加一分。

“真的,你好久沒來沁園了。”

群闕垂了眼,淡淡地開口:“最近折子太多,抽不開身。”

喘著粗氣的荀南玨笑笑,自嘲的說:“群闕,你看我像不像你包養的小白臉。”

來源:www.toutiao.com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