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天三夜未眠,鄱陽湖雙峰南圩堤失守,村支書帶抗洪官兵飛奔5公里逃生

北晚新視覺網 2020-07-13 檢舉

“當時的情況是人越想跑越跑不動,”直到現在,他的腿還在酸痛中,“如果晚走一步,害了官兵們就……”他哽咽了。

第一道圩堤失守,僅2個小時時間,洪水淹沒20000多畝農田,奔向部分村民的家中。

最后一道防線,“人在,堤在”

彭俊英也是村支部書記,他所在的雙港鎮雙港村,與雙豐村處在雙峰南圩堤一左一右,兩個村子的大部分莊稼,都被吞進了洪水中。“房子也遭了不少,兩個村合起來,差不多300戶的人房子泡了水。”

漫過雙峰南圩堤后,洪水停在了博士水庫的堤壩前,這個原本是灌溉水庫的護庫堤壩,如今倒成了阻隔洪水的最后一道防線。“水庫下面是5個村,更遠是通向雙港鎮上。”彭俊英指著水庫和洪水水面向封面新聞記者作對比,“洪水沒有淹過來之前,這下面的農田位置比水庫水面低,靠著水庫灌溉。現在洪水水面倒比水庫水位線高了。”

“至少5米深。

”彭芳臘對洪水淹沒的深度作了判斷。

7月12日晚飯時間,彭芳臘(左)和彭俊英(右)在守護的“第二道防線”堤壩上,吃了晚飯。堤壩右側是從鄱陽湖饒河流域漫過雙峰南圩堤的洪水,淹沒2萬余畝農田。水位高過左側水庫,以及下游5個村莊。

博士水庫邊上,雙港村趙蓉芬的家有4層樓。站在家門口壘得高高的黃土上,她和同村人打望著洪水水面——那是近乎與她家2樓房頂一樣高度的水面。“這要是垮了,房子自然是淹了。”除了觀望,趙蓉芬拿不出其他辦法。

彭俊英的家在水庫下游,用他自己的話說,“洪水水面至少高過房頂2層樓”。他自然理解村民的心情,“人在,堤在”,他對自己說“狠”話,誓要把博士水庫堤壩這道最后防線守住了。

“我們是有信心的,”彭芳臘再次給自己打氣,“把這些沙袋都壘好了,漫不過。”

延伸閱讀:告急的鄱陽湖影響到底有多大?中國最大淡水湖水位突破1998年極值

7月12日零時,鄱陽湖標志性水文站星子站的水位井內,湖水漫過一道紅色標記——“1998年洪水位22.52M”,中國最大淡水湖水位突破有水文紀錄以來的歷史極值。四級、三級、二級、一級!防汛應急響應不斷升級。

面對兇猛的洪水,當地干部群眾齊心協力、堅守大堤,匯聚眾志成城、合力抗洪的磅礴偉力!

搶險問桂道圩 決口預計今日完成封堵

深夜,江西鄱陽縣防汛抗旱指揮部,燈火通明。

連日來,鄱陽縣遭受持續強降雨襲擊,境內河流水位快速上漲。

59歲的縣防指專家組成員程建議和同事圍在一起,會商應對險情。指揮部內的氣氛,讓他想起1998年的大洪水。

曾擔任縣防汛抗旱指揮部技術咨詢組組長的他回憶說:“那時,縣里86條圩堤到處是險情,指揮部的報險電話根本接不過來。”

如今,面對同樣的洪水,江西堅持科學抗洪搶險,有效控制了險情。

8日20時35分,鄱陽縣鄱陽鎮問桂道圩堤發生漫決。險情就是命令,時間就是生命。

險情發生后,中國安能第二工程局迅速從江西南昌、江蘇常州、福建廈門調集400余名搶險人員、52臺套裝備星夜馳援,加上陸續趕來增援的火箭軍、武警和預備役部隊,一場防汛搶險阻擊戰全面打響。

10日中午,第一車石料投入決口處,問桂道圩堤決口封堵戰正式打響。

封堵現場,挖掘機、推土機轟鳴,滿載土石的翻斗卡車來回穿梭;利用GPS測量儀、雷達流速儀掌握水位、流速變化;采用“堤頭裹頭保護、石碴戧堤進占、水上分層碾壓、黏土拋填閉氣”戰法,進行封堵作業……

120米、110米、100米、70米……缺口不斷縮小,預計13日將完成封堵。

類似的場景在一個個搶險現場發生。截至7月11日,江西已累計投入抗洪搶險人力16.1萬人次,投入機械設備3771臺套,土石方20余萬方,全省發生的131處險情已完成處置94處。

轉移1小時內 9000余名群眾安全轉移

8日晚,一陣急促的銅鑼聲打破了鄱陽鎮桂湖村的寧靜。接到轉移群眾指令后,村黨支部副書記黃國林一邊敲鑼,一邊挨家挨戶通知大家撤離。

與此同時,圩內其他村莊也行動起來。一個小時內,受洪水威脅的9000余名群眾全部被安全轉移。

一個半小時后,洪水涌進圩內……

從7月3日開始,江西省防汛抗旱指揮部啟動并不斷升級防汛應急響應,全省防汛工作進入戰時狀態。江西省委、省政府要求,關鍵時候,全省各地要堅持人民至上、生命至上,全力以赴做好防大汛、抗大洪、搶大險、救大災工作,科學有力防汛救災,確保人民群眾生命安全。

來源:www.toutiao.com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