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子:老實人不懂這一條處世潛規則,能力再強,也沒前途

中華鬼谷子智囊團 2020-05-29 檢舉

鬼谷子:老實人不懂這一條處世潛規則,能力再強,也沒前途

請聽題:儒家圣人們的人生終極目標是什么?

如果非要說的話,我們可以優雅的說,是成為“帝王師”,也可以通俗的說,其實就是想當官。

如果您一時沒想明白,就不妨琢磨一下儒家的“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什么人才能平天下?是我等一介草根嗎?

從孔子到孟子,儒家學派的老夫子們一直是以政治家自居的,他們只想在管理核心中占據一席之地,然后拯救世界,可從來沒想當什么理論家、文學家。孔子周游列國,孟子也走南闖北去游說,是去宣傳自己的學說和主張,當然,接受學說最直接的途徑,就是當官。

或許,阿信難免有點“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齷齪心思。不過孔子倒也是十分配合,人到晚年,一聽說可以做官,馬上道出了自己的人生理想:沽之哉!沽之哉!我待賈者也!意思是說:賣掉它,賣掉它,我正在等待識貨的人出現呢!

雖然儒家一直在回避這一點,敢不成修行大半生的孔子,滿口仁義道德,之乎者也,就是為了給自己賣個好價錢?

相比孔子的“沽之哉”,孟子,就更直白了。

有個叫周霄的魏國人,他問孟子:“古代的君子做官嗎(古之君子仕乎)?”

孟子答:“做官(仕)”,甚至不忘拉著孔子當墊背的,他補充道:孔子三個月沒有被國君任用,就惶惶不安;離開這個國家時,必定要帶上謁見另一個國家國君的見面禮。

周霄問道:“三個月不被國君任用,就要去安慰,這不是求官太迫切了嗎?”

孟子回答道:“士人丟掉了官職,就好像諸侯失掉了國家一樣”。

當然了,圣人的思想是深邃的,肯定不會如此淺薄,孔子、孟子之所以想當官,目的其實是為了宣揚自己的思想主張,提倡“復周禮”,不搞裝備競賽,不搞合縱連橫,不搞蠶食鯨吞,不搞遠交近攻,搞什么呢?

搞仁愛,或者說搞西周禮文化的“文藝復興”!

鬼谷子:老實人不懂這一條處世潛規則,能力再強,也沒前途

孔孟忙乎大半輩子,嚷嚷著要搞仁愛,真的可行嗎?

還是必要請鬼谷子出來客串一下,鬼谷子曾經說過這么一句話:無以人之所不欲,而強之于人。

這句話翻譯過來,就是不要強人所難。

很顯然,春秋時代的孔子對此是不以為然的。作為一個理想主義者,他堅定不移的推銷“仁愛”主張。對此,戰國時代的孟子深以為然,甚至喊出了“仁者無敵”的口號。

口號,有時候喊喊就算了,我估計孔子在周游列國時遇到的那些諸侯們也會高呼“仁者無敵”的。當然了,這對我們而言,其實是很有用的。比如你在某家公司里,你聽到的全是領導者高呼“仁者無敵”的口號,那說明你不是公司核心管理層。

但凡有機會進了管理層的朋友,聽到的往往是老板歇斯底里的咒罵,口口聲聲的叫囂要整死競爭對手的大實話。

至于“仁者無敵”的口號,恕我直言,只是講給企業里的權力邊緣人聽的。

再者說,既然是博弈關系,仁愛真能解決問題嗎?

我們總是習慣性的批判“諸侯們”的愚蠢、自私和麻木,比如孟子游說的梁惠王、齊宣王們,仿佛他們就是天生智障,酒囊飯袋。

且不說,魏國巔峰時代吊打秦國,威震天下的梁惠王。就是被揶揄“濫竽充數”的齊宣王,也有個愛好:宣王喜文學游說之士。在他的管理之下,稷下學宮空前強大。

在此基礎下,孟子才會有機會去游說,才會把王們說的面紅耳赤,“顧左右而言他”。有些大道理,說起來很好聽,但是理想與現實是有差距的。

歷史告訴我們,比孔子晚了近100年的商鞅,在游說飽受魏國欺凌的秦孝公時,他一開始也提出了推崇道德仁愛的“帝道”和“王道”,但是都被秦孝公否定了。

歷史證明的秦孝公的選擇是正確的,秦國的崛起確實跟“仁愛”沒什么關系,這一點從秦國用的商鞅、張儀、范雎等人的人品上就可見一斑。

很顯然,諸侯們是理智的,他們明白:既然是博弈,拼的是手段實力,而不是誰愛心泛濫。

鬼谷子:老實人不懂這一條處世潛規則,能力再強,也沒前途

​五

孔子和孟子作為偉大的理想主義者,肯定不是這樣想的。我們先交代一下,其實孔子和孟子的口才都很厲害,尤其是孟子。比如

公孫丑問過這么一個問題:“請問老師您長于哪一方面呢?”

來源:www.toutiao.com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