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玉環申請國家賠償2234萬元:再多錢也挽回不了損失的27年青春,請求恢復名譽希望法院道歉

底稿 2020-09-02 檢舉

張玉環在國家賠償申請書上的簽名

此次賠償申請,張玉環還提出了支付精神損害撫慰金的請求。

張玉環在申請書上寫到,本案給他以及整個家庭,都造成了巨大的創傷和難以彌補的精神損害,在被宣告無罪前,他先后經歷4次審判,“那種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感受和精神上的壓力,到如今還是個邁不過去的坎。26歲時失去人身自由,現已53歲,被關押近27年,一個人的人生能有幾個27年?”

程廣鑫說,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賠償委員會審理國家賠償案件適用精神損害賠償若干問題的意見》,“精神撫慰金的數額原則上不超過依照國家賠償法第三十三條、第三十四條所確定的人身自由賠償金、生命健康賠償金總額的百分之三十五。”

但是,近幾年來,在多個同類的國家賠償案件中,賠償請求人的精神損害撫慰金與人身自由賠償金的比例,都達到了約65%至75%。在本案中,張玉環被關押9778天,是目前國內已知公開平反的冤案中,失去自由時間最長的人。在這期間,張玉環頂著“殺人犯”的罪名,家人也受盡歧視,他的父親去世,母親白發,妻子重病改嫁,也錯過孩子們的成長。

程廣鑫表示,張玉環精神上遭受了巨大的刺激,即使無罪回家后,仍生活在恐懼和遺憾之中。另外,案件平反至今,當年辦案人員均未被追責,他的精神損害未得到任何形式的彌補。

因此。張玉環以侵犯人身自由賠償金的一倍,要求賠償義務機關支付精神損害撫慰金10171564.5元。

張玉環申請國家賠償2234萬元:再多錢也挽回不了損失的27年青春,請求恢復名譽希望法院道歉

請求恢復名譽 希望法院在媒體上公開道歉

除了侵犯人身自由賠償金、精神損害撫慰金,張玉環還提出了支付侵犯健康權賠償金和后續治療費、伸冤合理支出費用各100萬元,以及在媒體上公開道歉的賠償請求。

張玉環稱,在被羈押前,他身體健康,無任何疾病。之后,他遭遇了“毫無人性”的刑訊逼供,“24小時不間斷審訊”“被吊打”“被狼狗撕咬”,讓他承認殺人,至今,其手部、大腿上還有當時留下的傷疤。“這些場景,仍然像噩夢一般出現在眼前。”同時,26年多的錯誤羈押,造成他現在疾病纏身,右腳嚴重變形,嚴重駝背,喪失勞動能力,后續需要治療矯正。對此,賠償義務機關應進行賠償。

張玉環說,從1993年至今,這些年來,他的家屬、朋友,無數次為了本案的平反,去申訴、控告、反映情況,支出了大量的交通費、通訊費、住宿費、資料打印復印費和誤工費等費用,以平均一年花費3至4萬元計,共100萬元,也應當依法予以賠償。

“我還請求,為我消除影響,恢復名譽,賠禮道歉。”張玉環表示,對于他和家人而言,天降橫禍,他一直生活在“殺人犯”的陰影中。另外,他認為,本案是事實清楚的無罪,而不是“疑罪從無”、證據不足的無罪,在他無罪釋放后,“殺人犯”的帽子沒有徹底摘除。雖然相關部門進行了口頭道歉,但無法彌補錯判給他帶來的巨大精神創傷。

張玉環提出,賠償義務機關應在國家和省市級媒體上發布相關消息,為他恢復名譽、賠禮道歉,以消除錯案帶來的負面影響。

對話張玉環:27年損失無法挽回 正在嘗試融入社會

封面新聞:宣判無罪后至今,這一個月時間來,在忙些什么?

張玉環:回到家后,前一周時間,有很多記者來采訪。后面,就是到政府來,協商了醫保、社保這些問題,這花了差不多一個禮拜時間。之后,就是走親戚,到大哥家、到妹夫家,又走了幾天。

封面新聞:對于回家后的生活,還適應嗎?

張玉環:我現在身體不行,眼睛看不清楚,有糖尿病,現在還在治療。就剛才,我才從醫院里過來,每天都打吊針,還吃藥。

我現在還沒有適應外面的生活,我也在嘗試融入,我估計還要一年或者幾年時間來適應。

比如說,現在,我到我們縣城去,不敢一個人走,都是兒子陪著我,牽著我走。走到三岔路口啊,十字路口啊,我就感覺好恐怖的樣子。車來車往,人又多,走到這些地方,就很恐懼。

我晚上睡覺也睡不好,一個晚上只能睡3、4個小時,其它時間都是閉著眼睛,心里去想事情。

現在,我手機都不會用,微信更不用說了,只會打個電話。其他的,學人家看什么抖音啊,都是在手機上亂點。

封面新聞:這次提出的國家賠償,覺得金額合理嗎?

來源:www.toutiao.com

推薦閱讀